10.0

2022-08-30发布:

强姦绝美的警察太太

精彩内容:



  叁年前張大元還在在一個派出所裏,沒調到市局。所裏繁雜事情很多,人手又少,大家不得不輪流值班。

  那天又輪到張大元值夜班,他睡到下午五點多起來,匆匆吃了一些東西就趕到所裏去了。

  張大元所在的派出所位于城市邊緣,就是城鄉結合部,那裏基本上是農村,但充斥著大量的外來打工人員,是治安案件多發地帶。那一段時間除了盜竊、打架鬥毆和搶劫,還有幾起強姦案讓派出所一直很頭痛。

  從犯罪手法和形式看,罪犯像是同一個人。但此人非常狡猾,警方多次行動都沒能抓住他。前段時間警方加強了巡邏,他就躲起來不再作案,警方弄得有些洩氣,也鬆弛了一些。

  晚上10點锺的時候,王芳哄睡孩子後,把做好的夜宵裝在保溫瓶裏,出門給丈夫送去。家裏住的離派出所不算太遠,走小路的話10幾分鍾就可以到,乘車雖然比較快但從大路走就得繞遠,時間上算下來也差不多。王芳想早點送去,估計趕最後一班車,大概10點半左右就可以回來。

  王芳到了派出所,看見值班室燈亮著,就徑直走了進去。屋裏只有張大元一個人,正在調收音機。

  “怎幺今天就你一人?”王芳問,她知道值班是安排兩個人的。

  “小趙剛剛出去巡邏了,估計得好一會兒才回來。”張大元打開保溫瓶吃了起來。

  小趙叫趙開平,是個計算機專業的大學生,再加上他的叔叔在局裏當副局長,因此局裏對他比較器重。分配他到這個派出所是讓他先到基層鍛鍊一下,以便將來提拔。

  王芳順手拿起桌上的案卷看起來,張大元吃得稀裏嘩啦。

  “味道不錯,”

  張大元擡起頭來,看到妻子在看案卷,

  “對了,以後你不要送飯過來了,最近治安不好,下次我來值班的時候把夜宵也一起帶來就行了。”

  “哦。”

  王芳應了一聲,看到那些案件她心裏也發毛。

  張大元很快吃完了,王芳走過去收拾保溫瓶和調羹,準備離開。

  盛夏酷暑,天氣很熱,王芳一路趕過來,渾身汗津津的。派出所條件不好,沒有空調,只有一支破風扇,根本沒有降溫效果。王芳的白色T恤很潮濕,緊緊貼在身上,把豐滿的身材勾勒得清清楚楚。

  張大元看到這一切,忽然興奮起來。他一把抱住王芳,讓她背對坐在自己腿上,然後雙手在她全身撫摩起來,嘴巴親著妻子的脖頸。

  “不要……你瘋了,這是在所裏啊……”王芳扭動著身軀想掙脫。

  “沒事,現在又沒人。”張大元已經把手伸進了王芳的裙子裏,揉弄著妻子的陰阜。

  “不行,小趙會回來的……”王芳仍然擔心。

  “他才剛走,巡一圈得好一會兒才能回來,我們快一點就行了。”張大元已經扯下了妻子的內褲。

  王芳沒法抗拒了,張大元已經掏出硬挺的陰莖在摩擦她的陰道口。他雙手握住妻子的腰身,往下一按,王芳一聲悶哼,陰莖捅進了柔軟的肉穴之中。

  張大元坐在椅子上開始挺動身子,雙手伸到前面隨著挺動的節奏一下一下地揉著妻子的乳房。王芳兩手撐在辦公桌上仰著頭閉著眼,嘴裏發出輕輕的呼喊。

  “啊……啊……嗯……哎喲…………”

  張大元插得興起,站了起來,把妻子翻成正面讓她躺倒在辦公桌上,拎起她的兩條雪白大腿狠狠沖撞。

  “哎呀……哎喲……喔……喔……哼……”

  王芳被丈夫的兇猛刺激得說不出話來。因爲擔心有人突然闖進來,她覺得還是不要拖延太長時間的好。她氣喘籲籲地對丈夫說:

  “阿元……哦……你來了……沒有?我快……不行了……哎喲……哎喲……我們還,還是……快一點吧……”

  張大元聽到妻子的呻吟,也怕小趙回來看見,于是說:

  “好,我就快一點,美死你。”

  他把王芳的兩腿扛到肩膀,整個上身壓在她上面,加快速度抽插起來。雙手隔著衣服握住豐滿的乳房,用力揉搓著。

  王芳感到丈夫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陰莖摩擦陰道壁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神經已經快控制不了,不禁兩手無意識地攤開在桌上亂抓。

  “乒”地一聲,菸灰缸被她掃到了地上,一下就摔碎了。

  “阿元……快……給我……快……”

  王芳緊緊抓住桌子邊緣,繃直了身子,她的高潮已經到了。

  “好,我給你……給你……”

  看到妻子失神的樣子,張大元再也忍不住了,狂插了幾下之後,他兩手緊緊扣住王芳的肩膀,把下身死死抵住,精液瘋狂地噴湧出來。

  “啊…………”兩個人一起達到了顛峰……

  “你這死人,弄得人家渾身都軟了。”

  王芳喘著氣說,軟軟地推了推還趴在自己身上的丈夫。

  “嘿嘿,爽嗎?”

  張大元直起身來,拔出已經軟化的陰莖,從紙盒裏抽出幾張面巾紙擦了擦,也抽了幾張給妻子。

  “去你的。”

  王芳嬌嗔地罵了一句,接過紙來揩了揩正在溢出陰道口的精液,撿起地上的內褲穿起來。

  “我得趕緊走了,不知道還能不能趕到最後一班車,都怪你。”

  王芳整理完自己的衣服,一邊用手指梳著淩亂的頭髮,一邊手忙腳亂地收拾餐具。

  “沒事,應該來得及。”張大元正把用過的衛生紙和摔碎的菸灰缸丟進廢紙簍,“你趕緊走吧。”

  這時候,門外傳來響亮的腳步和咳嗽聲,是小趙回來了。他一進門,看到王芳正要走,眼睛亮了一下,“喲,嫂子來了?”

  “啊,這不,正要走呢,小趙,有空到家裏坐啊。”

  王芳趕緊提了東西,沖小趙笑了一下,匆匆走出了門。當她從小趙身邊掠過的時候,小趙猛吸了一下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和汗味。

  “這娘們可真有女人味啊,”小趙心裏暗暗地想,“瞧那身段,那風韻,弄起來不知道有多過瘾,剛才肯定弄爽了。”

  其實,小趙早就回來了,走到外面的時候忽然聽到裏面傳來暧昧的聲音,他很快明白了怎幺回事,趕緊放慢腳步,輕輕靠在門邊聽完了整個過程。

  小趙看到桌上東西有點亂,廢紙簍裏忽然多了一堆衛生紙,再看看張大元一臉的惬意,心裏更明白了。通過和張大元幾個月來的接觸,覺得他粗俗、沒文化、又狂妄傲慢,因此,從心底裏他看不起張大元,但張大元在抓罪犯方面確實很有經驗,這點他是比不上的。

  “哼,瞧這粗人得意的,他哪門子修來的福分,娶了個風騷婆娘。換了是我……”

  小趙胡思亂想著剛才的場面,不由得有些血脈贲張,“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乾了她!”

  他眼前浮現出自己的陰莖在王芳陰道裏進出,王芳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的情景……王芳急急忙忙往大路上趕,心裏祈禱著最後一班車還沒到。可是,當她來到臨時車站的時候,那裏已經是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了。她看了看表,不甘心地又等了十分鍾,什幺車子也沒有來。

  現在怎幺辦?這個偏僻地方基本上出租車也不來,現在已經是11點了,得趕緊想辦法。

  夜風吹過來,身上的汗還沒幹,王芳感覺有點涼。

  “不好,得走了,不小心還感冒了。”

  走哪條路呢?沿著大路走回去,燈光比較亮,但得繞很遠,起碼得走半小時以上。抄近路只要10來分鍾,但得穿過一段沒有路燈的巷子,感覺上不太安全。

  正猶豫的時候,她忽然想起家裏的孩子。孩子不知道睡得踏實不,是不是踢被子了?要是醒來看不見媽媽會不會害怕?她一想到這裏心裏就慌了。

  王芳瞅了一眼那條巷子,又看了一眼大路,終于咬咬牙,下定了決心。她大步朝巷子走了過去。

  入夜的城鄉結合部寂靜安甯,只有不間斷的蟲子叫喚伴隨著清澈的月光在空氣裏瀰漫。王芳無心欣賞夏夜的景緻,著急地往小路上趕,想盡快穿過那條巷子回家。

  巷子沒有路燈,彎彎曲曲的,兩邊是一些破敗的民居。當地的農民有了錢就另外蓋房子,而把原來的舊房以低廉的價格租給了來打工的外地人。

  王芳拐了幾個彎,走進到一段狹窄逼仄的巷子,這裏兩邊的房子靠得很近,月光七拐八拐地照進來,在石條地上映出慘淡的藍光。王芳猶豫了一下,看到前面有個房間似乎透出了點燈光,心裏想反正路也不長,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于是她快步走了進去,哒哒的腳步聲響起在寂靜的巷道裏。

  王芳越走越快,馬上就到了亮著燈的那個房子,眼看就要走出巷子,她心裏一高興正準備加快腳步跑起來,忽然,背後響起一陣風聲,她還來不及反應,一只粗壯的胳膊猛地摀住了她的嘴,接著另外一只胳膊從後面攬住了她的腰身,一個身體貼在了她的後背,她感到自己被抱離了地面,正在被往回拖拽著。

  王芳驚恐地掙紮,手裏的保溫瓶哐噹一聲掉在地上。她的雙手胡亂撲騰,她只能拚命去掰捂著她嘴巴的手,那個人力氣大極了,她的一切掙紮顯得那幺柔弱無力……聽到外面的聲音,那間唯一亮著的房子忽然滅了燈,整條巷子一下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那人拖著王芳往回走了七、八米,咣地一下撞開了旁邊的一個門,進去後用腳把門一踢,轉身將王芳壓在了地上。

  王芳害怕極了,感到身子底下軟軟的瑟瑟作響,好像躺在了稻草上。身上的人放開了捂在她嘴上的手,她正要叫喊,馬上感到脖子被一個冰涼尖銳的東西頂住了。

  “不許叫,敢叫我就一刀捅死你!”

  一個沙啞的男聲惡狠狠響起,聽不出是什幺口音,“叫也沒用,這裏沒人聽得到!”

  王芳顫抖地說:“請放了我,我兜裏有錢,你都拿走吧。”她心裏殘存著一絲希望。

  男人嘿嘿奸笑了一聲,“錢當然也要,不過,你還是先讓我瀉瀉火吧。”說著,他的手開始在王芳身上粗暴地揉摸起來。

  “不,請別這樣……”王芳急了,雙手推搡男人,但他自顧自地動作著,王芳的推搡根本不起作用。木條窗戶透進的微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勾畫出一個頭髮蓬亂鬍子拉雜的男人剪影。

  男人的手伸進了王芳的衣服,插進胸罩裏,粗魯地揉弄她的乳房,“哇,真大,真他媽軟。”男人淫笑著,兩根手指用力地夾乳頭,“警察查得緊,老子都好些日子沒碰女人了。”

  王芳正拚命抗拒著,聽到他說的話,猛然驚醒,趕緊對他說:“你趕快放了我,我老公是警察,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男人愣了一下,突然狂笑起來,“哈哈,老子真他媽走運。老子最恨警察了,沒想到你今天到送上門來。哼,老子今天正好開開葷,嘗嘗警察婆娘的味道!”說著手上加勁捏揉起來。

  王芳又氣又急,腦袋在稻草上轉來轉去,躲避男人那鬍子拉雜散發著酸臭的臉,但男人還是張口叼住了她的嘴唇,舌頭在上面舔來舔去。王芳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王芳身體拚命扭動,想將男人甩開,但她的扭動不僅徒勞,而且加劇了兩人的身體摩擦。男人感到身下那個豐滿溫暖的軀體在不斷地蹭著自己,慾火猛烈地燃燒起來。

  男人扯著王芳的衣服,想將它從頭上脫下來,但王芳死死拉著不讓他脫。男人惱了,拿起手裏的刀子插進衣服下襬,往上一挑,“嗤”地一聲衣服被割裂開了。男人雙手拉著裂開的兩邊,“嘩啦”一下將那件T恤撕成了兩半。

  王芳驚呆了,雙手死死護住胸部,驚恐地看著男人手裏的刀。

  藉著微弱的月光,男人看到王芳雪白細嫩的肌膚,心裏一陣狂跳,下身更加硬挺。他一手抓住王芳的兩只手腕,將她的手臂拉高,另一手執刀插進了胸罩的兩個罩杯中間,也是往上一挑,“繃”的一下,胸罩從中間斷開。男人把刀往旁邊的草堆上一插,伸手撥開胸罩,王芳兩只雪白豐滿的乳房就在月光下袒露出來。

  失去了胸罩的支撐,白白的乳房向兩邊攤開,沒有任何遮攔地裸露在眼前,黑黑的乳頭聳立,無助地顫抖著,汗水覆蓋整個乳房,月光下閃爍著誘人的光亮,隨著呼吸起伏,等待著殘酷的蹂躏。

  “我的媽啊!”看到這美豔的場景,男人的腦子騰地熱起來,有些發呆。剛才摸揉的時候感覺手感很好,沒想到眼睛看的感覺更好。他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唾沫,伸出大手握住左乳,猛地搓揉起來。

  王芳驚恐地被割開身上的衣服,乳房上傳來的疼痛讓她又羞又恨,不由得閉上了眼睛。雪白的身體暴露在一個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玩弄,這樣的事她以前連想都沒想過,沒料到今天卻真正地發生在她身上了。

  男人忽然放開了她的手,乳房上的疼痛也消失了,王芳睜眼,卻看見男人正在拉下褲子,掏摸那根醜惡的東西出來。王芳著急了,掙紮著想爬起來,但男人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王芳的裙子被掀到腰上,男人的手撕扯著她的內褲,她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徹底崩潰了。男人重重地壓在她身上喘息著,王芳感到硬挺的龜頭正在她濃密的陰毛裏尋找陰道的入口。王芳感到最後的一絲希望已經破滅,絕望的她只能哭著哀求:“不要啊……別這樣……求求你,別這樣……”

  看到身下這個豐滿肉感的女人在苦苦哀求自己,男人感到無比的興奮,他要狠狠地玩弄她,把這些日子被警察追蹤的憋悶全部發洩在她身上。陰莖終于找到了那個柔軟的入口,男人挺起了身子,往前一壓,在王芳的抽泣聲中進入了她。

  “啊……”兩個人同時叫了一聲。王芳感到男人粗大的龜頭頂開了自己的陰唇,夾雜著幾根陰毛一起進入陰道內,一陣疼痛,因爲自己的乾澀,男人的陰莖已經不能再前進了。王芳哭著呼了口氣,還沒等她回過神來,男人忽然猛地一插到底。“哎呀……”王芳一聲慘叫。

  男人冷酷地看著王芳緊皺的眉頭和緊閉的雙眼,拱起屁股再次撞擊她。王芳眼角淚光閃爍,她痛苦地張大嘴巴呼吸壓低聲音呻吟著,隨著他的撞擊把頭扭向一邊。

  王芳痛苦地承受著男人的抽插。男人的陰莖很粗,強壯得像頭公牛,她的陰道被這個魔鬼撐得滿滿的,緊緊包著它,任它隨便進出。隨著陰莖的肆虐,王芳的陰道也漸漸濕潤起來,陰莖抽插的阻力也越來越小,陰道裏也響起了“滋滋”的水聲。

  男人雙手撐在地上,賣力地挺動下身,看著王芳隨著自己的沖撞痛苦地抽泣,兩只大乳在身體上上下顛動著,美豔淫蕩之極。他忍不住拔出陰莖,低下頭把大半個左乳含進嘴裏,一邊用牙啃咬,一邊用舌頭快速地舔弄乳頭。這一招非常厲害,王芳難以忍受,渾身顫抖,雙手捧著他的頭推拒著。

  男人興奮極了,再次猛撲到王芳身上,握住陰莖猛插進肉穴中,發狠地抽插。男人的陰莖堅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宮都讓王芳一陣酥麻,她恥辱地閉著眼,抗拒著身體的反應。男人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軟的臀肉裏,陰莖更加使勁地捅動。

  也許是動作太激烈了,男人忽然覺得強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湧起,他趕忙放下王芳的身體,緊緊壓住她,開始最後的沖擊。

  身上的男人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王芳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裏感到一種莫名的悲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該幹什幺,只能轉過臉去,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聳動,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男人重重壓在她身上,渾身繃緊,喉嚨裏發出了一聲低吼。王芳感到陰道裏的陰莖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宮裏,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

  “我被人強姦了!我被一個歹徒插進去射精了!”王芳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來,腦子裏一片空白。

  男人趴在王芳身上喘息了一會兒,滿足地撫摩著她的乳房,笑著說:“真他媽爽!怎幺樣,你也爽吧?”王芳只管捂著臉悲傷地抽泣。“得了,別那幺痛苦。這警察的婆娘味道還真好。”男人從王芳身上起來,摸索著她的錢包,把裏面的錢塞進自己的褲袋,然後拉開門走了出去。

  王芳哭著坐起來,讓陰道裏的精液流出。她在生完孩子後已經放了環,因此不會再懷孕,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感覺著精液緩緩流出,她感到一陣噁心,有一種想嘔吐反應。

  淡淡的月光透過木條窗戶照進這間柴火房,王芳赤裸的身體在月光下顯得非常誘人。她的眼神呆滯,滿臉淚痕,頭髮蓬亂夾雜著幾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王芳勉強整理了一下衣服,搖搖晃晃地朝丈夫派出所的方向走去……到了派出所門口,王芳看到裏面昏黃的燈光,她只叫了一聲“阿元”,就再也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自從那天晚上王芳被強暴後,張大元象發了瘋一樣地尋找那個該死的罪犯,後來雖然抓住了幾個,但也無法確認究竟是不是那個家夥。

  張大元從此變得郁悶和兇殘,幾乎每個罪犯都要被他打得半死,要不是小趙經常注意著制止他,他可能早就因虐待犯人而被停職了。

  一年後小趙被調離了派出所回到局裏。小趙由于有相關的文憑和知識,再加上有當副局長的叔叔提攜,在這個小城市的公安局裏很快就爬到了計算機處的處長助理這個位置。儘管不是正職,但正處長是個快退休的老黨員,對業務並不熟悉,職務只是照顧而已,實際上整個處裏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小趙說了算,小趙也成了局裏的大紅人。

  又過了一年張大元也被調回局裏。由于小趙走後沒有人經常盯著勸阻他,他把幾個罪犯打得很慘,被告到局裏,受了幾次處分,要不是小趙在背後幫他疏通,他只怕還要受罰。也因此,局裏不敢讓他呆在基層,調回來弄了個閑職讓他幹。張大元幹著自己不喜歡幹的工作,心裏一直不滿,和處裏的關係也一直很不融洽。

  這天下班的時候,張大元剛剛走出樓道,就看見小趙準備上樓,于是喊了他一聲:“小趙,明天星期六,到家裏吃飯吧,有事呢。”

  由于有那一段一起在基層派出所工作的日子,現在在局裏只有小趙和他處得最好了。另外,那天王芳被強姦只有他和小趙知道,小趙嘴巴把得緊,這事情並沒有傳開,對于張大元這種愛面子的人來說,這實在是很值得慶幸的,也因此,他對小趙多少有些感激。

  “張哥,什幺事啊。”小趙一聽要請他到家裏吃飯,心裏一陣高興。

  “好事,你嫂子要給你介紹對象。先看些相片,你挑挑。”

  “是嗎,喲,太謝謝嫂子了。可明早我要加班啊,明晚成不成?”

  “行啊,就明晚吧。一定得到啊。”

  “一定到。回見。”小趙揮了揮手,目送著張大元走出辦公樓。

  其實小趙儘管跟張大元關係還可以,但心裏並不喜歡他。一起調回市局後張大元也請他到家裏吃過幾次飯,每次小趙都去了,實際上他都是沖著王芳的。

  小趙一邊爬著樓梯一邊回想起那個晚上的情形。

  他和張大元聽到外面的聲音後一起沖了出去,當時王芳正趴在大門口的石檻上呻吟著。她滿臉淚痕,頭髮蓬亂夾雜著幾根稻草,衣服被撕開成了布條,胸罩也扯斷挂在肩上,豐滿的乳房幾乎掩蓋不住,雪白的肌膚上有幾道紅紅的印記,好像被用手狠力抓揉一樣。

  他和張大元一起把王芳擡進屋裏的時候,他的手順勢捂在王芳的乳房上,稍硬的奶頭頂在他的手心,那溫潤柔軟而又彈性十足的感覺讓他至今無法忘懷。失魂落魄的王芳被放在椅子上,皺巴巴的裙子無意中被掀高,裏面沒有內褲,露出了雪白豐潤的大腿和臀部,還有兩腿之間一部分黑乎乎的陰毛,隱約可見點點白色的精斑沾在上面。

  看到王芳被奸成這樣,小趙只覺得呼吸加速,血脈贲張,下身猛地硬起來。爲了掩飾自己的尴尬,他趕緊跟張大元說:“張哥,我去叫輛車,你送嫂子回去。”然後跑出門。身後傳來張大元大聲的怒吼:“這是怎幺回事?是什幺人!!!……”

  小趙終于等到了一輛出租車,開到派出所門口後他下來和張大元一起把王芳扶進了車裏,他對張大元說:“張哥,你送嫂子回去,我到四處轉轉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人。”張大元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鑽進車裏走了。

  小趙回到辦公室,眼裏還晃動著王芳被奸後的模樣,他感到自己又硬了起來。

  剛才王芳坐過的椅子就放在面前,小趙忽然想起了什幺,把檯燈舉過來,在椅子上仔細地尋找著。

  椅子被檯燈照得很亮,上面所有的痕迹都顯露無遺,小趙忽然激動起來,果然,他看見兩根捲曲的毛髮和一小塊水迹。

  那是王芳的陰毛,那水迹就是精液的殘物了。小趙咒罵著那個罪犯:“該死的狗東西,射了那幺多,到這裏還在流。”

  看著毛髮和精斑,小趙想像著王芳被強姦的過程,不禁伸手解開拉鏈,握住自己那根硬挺滾燙的陽物快速搓動。一直想像到罪犯在王芳體內舒服地射精的場面,他再也忍不住了,猛地鬆開手,一股白色的濁液從他的龜頭噴射出去,打在椅子的靠背上,然後緩緩流淌下來。他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暢。

  小趙小心地撿起那兩根陰毛,放進辦案時用來存放物證的塑料袋裏藏了起來。後來,王芳的這兩根陰毛一直是他打飛機時的最愛,每次看見它們他都異常興奮。

  星期六小趙忙了一天,單位裏的局域網在他的組織下正一步步地完善起來,在未來他的陞遷路上這個成績又將是一個有力的支援。

  今天小趙雖然忙,但心裏一直想著晚上吃飯的事,說白一點是想著王芳,有幾次都走神了。下班後,他回宿舍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衣服才匆匆趕到張大元家。

  開門的是張大元,由于天氣熱,他光著上身穿著條大褲衩,看見小趙,很熱情地讓他進來。

  桌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菜餚,卻不見王芳。

  “嫂子和佳佳呢?”小趙裝作隨便地一問。

  “嫂子在廚房,佳佳到爺爺奶奶那裏去了。我們先吃。”隨著張大元的話音,王芳從廚房裏端了一碟菜走出來,看見小趙,她顯得很熱情,“小趙來了?趕緊洗個手吃飯吧。”

  王芳解下圍裙,小趙看清了她的穿著。王芳上身套一件黑色的緊身T-恤,把高聳的乳峰線條勾勒得讓人垂涎叁尺。潔白圓潤的臂膀在小趙面前晃來晃去,讓小趙不禁浮想連篇。

  飯桌上大家吃得都很開心,王芳拿出一些相片讓小趙挑選,小趙看有幾個確實還不錯,就把照片收了起來說要回家仔細看看。王芳不停地給他們兩個人斟酒,張大元喝得多,邊喝邊罵現在局裏的一些人和事,小趙看他這樣,就說:“張哥,你別郁悶了,如果你想換個崗位,我就跟我叔說一下,讓他儘量給安排安排吧。”

  聽到小趙這幺說張大元很高興,“真是好兄弟,來,喝!”他給小趙和自己滿上,碰了一下小趙的杯子,咕噜一下全喝下去。小趙推脫著沒喝多少酒。

  張大元很快喝醉了,開始打著飽嗝說胡話,王芳趕緊扶他坐到沙發上。這時候天空突然響起了一聲炸雷,然後雨點很快就落了下來,而且越下越大,沒有要停的意思。小趙心裏一陣高興,終于有藉口多呆一會兒了。

  王芳讓小趙看電視,她自己開始收拾。張大元躺在沙發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小趙于是架起張大元,把他擡到臥室裏放下,然後關上臥室門走到了廚房。

  王芳正在廚房裏刷碗,她知道張大元又喝醉了,也聽到小趙把他擡進去的動靜,但小趙悄悄走到廚房門口她卻沒有聽見。

  小趙貪婪地看著王芳的背影,豐滿成熟的風韻從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散發出來,雪白圓潤的大腿從短褲下面暴露出來,閃耀著迷人的白光。

  小趙強制著自己想撲上去的邪念,輕輕走到王芳背後,說:“嫂子,我來幫你。”

  背後突然響起的話音讓王芳嚇了一跳,轉過頭後發現是小趙,于是笑著說:“不必了,你去看電視吧。”

  “看電視不如看你。”小趙靠近王芳,輕聲地說。

  王芳心裏猛地一跳,驚訝地看著小趙一步步逼近,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小趙已經一把將她抱住,嘴巴立刻吻上了她半張的唇。

  當小趙的舌頭伸進她嘴裏開始吸吮的時候,王芳才反應過來,她用力掙紮著想擺脫小趙緊緊的擁抱,被吻住的嘴發出“唔……”含混不清的聲音。

  小趙緊緊抱著夢想已久的豐滿身軀,使勁摸揉著,那充滿彈性的溫暖肉體讓他的腦子忘記了身邊的一切。他嘴裏含著王芳兩片柔軟濕潤的嘴唇,舌頭舔著她光滑堅硬的牙齒和滾燙跳動的舌頭,吸吮著她的唾液,口中感到無比的甜美。

  王芳終于掙脫了小趙的懷抱,退後一步喘著粗氣呆呆地看著他,“小趙,你這是幹什幺!?”

  小趙激動地說:“嫂子,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太喜歡你了。”

  “可是,可是你不能這樣啊……”王芳怕驚醒張大元,壓低了聲音。

  嫂子,我求求你了,就讓我親一親吧。親一親就行。”小趙看她不敢大聲,感到機會來了,苦苦哀求。

  王芳猶豫了,她知道張大元現在在局裏的地位,也知道小趙現在是局裏的紅人,能夠幫助張大元,所以絕對不能得罪他,但他的要求顯然是過分的,又不能答應他,怎幺辦呢?

  小趙看出王芳的猶豫,心裏暗自高興,又加緊了哀求。王芳咬了咬牙,心想,反正只是親一親,沒有太大關係,于是橫下心來,對小趙說:“好吧,嫂子答應你,但只有這一次。”

  小趙滿心歡喜,連聲答應,就要撲過來摟抱王芳。王芳擋住他說:“不要在這兒。”然後看了一眼臥室的門,輕輕走進了衛生間。

  小趙也朝臥室瞄了一眼,蹑手蹑腳跟了進去。………………王芳一走進洗手間就面對著洗手台羞澀地低頭站著,心裏七上八下,狂跳不已。

  小趙跟進來,輕輕把門鎖上,看見王芳背對著自己,雙手抱著雙肩,身子在微微顫抖,不禁看得癡了。從洗手台的鏡子裏他看到了王芳和自己,在慾望的煎熬下,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魔鬼。

  小趙走過去,從後面抱住了王芳。他的手一碰到王芳就感到她的身體顫動了一下,好像是打了個寒噤。一摸到柔軟溫暖的女性胴體,小趙的慾望就馬上升騰起來。

  小趙把王芳轉了過來,王芳還是羞澀地低著頭,小趙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托起。王芳擡眼看了一下他,又忽閃地垂下眼簾。看到王芳這種嬌羞的美態,小趙心裏一陣陶醉,把頭貼過去叼住了她微微張開的櫻唇。

  小趙的嘴唇感到了一種特別的柔軟和溫暖,他的舌頭不由自主地想探進王芳的嘴裏。王芳的牙齒並沒有完全張開,這種欲拒還迎的態度讓他更加沖動,舌頭更加拚命地往裏伸,同時雙手緊緊地抱著王芳的身體上下撫摩起來。王芳無法堅持了,終于張開了牙齒,接納了他那貪得無厭的舌頭。

  她的牙關一開,小趙的舌頭就像毒蛇一樣伸了進去,上下翻騰攪動著,追逐著她的舌頭。王芳被他吮吸、舔舐,覺得自己就要被他吞沒了,一股莫名的興奮從心底湧起。

  兩人緊緊擁抱著撫摩著,彼此的慾望都開始熾烈燃燒起來。小趙的雙手在王芳豐滿的身軀上遊走,使勁地摸揉,早把自己原來答應過只親一親的話抛在腦後了。

  吻了好一段時間,小趙覺得無法忍耐,把手放在王芳的腰間,摸索到她上衣的衣擺,伸進去撫摩起來。王芳光滑溫暖的肌膚柔軟富有彈性,小趙逐漸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王芳的胸罩。王芳哼了一聲,雙手搭在小趙的手腕上推拒著,嘴裏含糊地說:“別這樣……你說過只是……只是親一親……”,但她的推拒毫無力量,小趙沒有任何遲疑地把手插進胸罩裏,使勁揉抓起她的乳房。一摸到夢寐以求的乳房,那滿手的溫潤柔軟使得小趙的心激動得幾乎要跳出胸膛了。

  “天哪,好豐滿,好光滑啊。”小趙不禁發出了由衷的感歎。

  小趙一邊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著王芳的乳頭,一邊盯著她的表情。王芳在小趙的揉捏下半瞇著迷離的眼睛,臉上浮起一片興奮的潮紅,隨著乳頭被粗暴地搓捏,鼻子裏哼出一聲聲無意識的呻吟。

  看到王芳那個騷樣,小趙覺得自己都要被慾望燒糊了。他猛地把王芳翻過來趴在洗手台上,一只手摸索著她的臀部,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短褲,一邊拉下自己的褲鏈,往外掏自己已經硬挺得不行的陰莖。王芳溫順地趴著,豐滿的屁股毫無防備地呈現給身後的男人,有一聲沒一聲地輕哼。

  王芳的短褲和內褲都被褪下,露出了雪白的臀部,兩腿之間濃密的陰毛依稀可見,肥厚的陰唇在毛髮的掩蓋下若隱若現。看到豐滿的婦人將玉體裸呈在自己面前任憑自己玩弄,小趙腦子裏一片空白,握住自己的陽具就向王芳的陰道插去。

  大概是太過猴急了,小趙捅了幾次都沒找到入口,急得他兩手抓住王芳的屁股往兩邊掰,想儘量張開她的陰道,粗暴的動作使得王芳疼得叫了起來。小趙管不了那幺多,終于找到了那個入口,龜頭夾雜著幾根她的恥毛插了進去。

  “啊……進去了……”王芳猛地被貫穿,呻吟起來。

  “真緊,真暖和啊……嫂子,你真好。”小趙按著她的臀部猛烈地進出。

  “哦……輕一點……你好硬……”王芳無力地呻吟著。

  小趙一邊抽插,一邊撈起王芳的上身,把黑色的緊身T恤從她頭上脫下,丟在一邊。鏡子裏,王芳豐滿雪白的乳房在棗紅的胸罩下隨著他的抽插起伏,小趙看得口水幾乎要流下來。

  他急切地拉扯著王芳的胸罩,終于解開了,他看到了一對絕美的乳房。

  兩團渾圓豐滿的白肉由于前俯的姿勢顯得更加高聳,兩顆花生米般的暗紅色乳頭興奮地挺立著,顫巍巍羞答答地暴露在男人眼前,正隨著男人的沖撞一波一波地前後晃動。

  小趙受不了這樣的誘惑,雙手從王芳腋下穿過粗暴地揉弄起那兩團豐乳,同時下身的陽具也不停地猛烈插弄著她的陰道。

  王芳光裸著豐滿的身體趴在台上被身後的年輕男人奮力耕作著,她從鏡子裏看到自己這副模樣,不禁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趙看她不勝嬌羞的誘人媚態,更覺得刺激銷魂,下身更加迅速地進出,插得王芳不禁發出了一陣呻吟。

  “啊……插得……太深了……哦……”

  “還要不要……嗯?”小趙又是一通猛插。

  “要……我要……”王芳被刺激得幾乎說不成話。

  小趙拔出陰莖,扳過王芳的身體轉成正面,讓她半躺斜靠在洗手台,一條腿跷在水龍頭上,一條垂在洗手台外,抓住自己的陰莖又插了進去。

  “嗯……”王芳一聲悶哼,皺起眉頭,雙手抓住了牆壁上的毛巾架。小趙一手把住她的腰身,一手摸著她光潔的大腿,喘著粗氣戳插。王芳已經瀉出了不少淫水,陰道變得又滑又粘,隨著小趙的陰莖進出發出滋滋的響聲,讓小趙非常興奮。

  “嫂子……你的水真多……你聽到沒有?……我在幹你的聲音……?”小趙無恥地說著,刺激著王芳。

  “別說了……你真討厭……啊……”

  王芳的嬌羞讓小趙熱血沸騰,他更加奮力動作著。兩只乳房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抛晃,他看得癡了,伸手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仍然在一波波地顛動。

  幹了一陣,小趙感到尾椎骨上一陣麻癢,知道自己快堅持不住了,于是加快速度,劇烈動作起來。王芳看見這情景,知道他快到了,于是雙腿勾住小趙的腰,夾緊他的陰莖,配合著扭動起來。

  小趙被她這一夾,陰莖再也無法進出,只能盡根深深地插在王芳的陰道裏,頂著她的陰唇和陰蒂摩擦,龜頭在子宮裏攪動,強烈的快感使他無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扳住王芳的肩膀。

  “嫂子……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來……射吧……射給我……”

  “啊……”小趙咬著牙從喉嚨底發出悶吼,陰莖跳動著在王芳體內噴射出灼熱的精液。

  他一邊射一邊看著王芳承受他澆灌的表情。王芳皺著眉頭閉著眼,嘴巴半張著,他每噴射一下她就發出一聲呻吟。看到她接納自己精液的姣態,小趙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無力地趴在王芳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她的乳房。

  王芳調勻了呼吸之後睜開了眼,推了推身上的小趙,“爽夠了,還不起來?”

  小趙戀戀不捨地擡起身來,把已經軟化的陰莖抽出王芳的陰道,而手指卻還在貪婪搓捏著她的乳頭,“嫂子,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激情過後的乳房余韻未消,還在顫抖著,微微泛紅。

  王芳起身,拿衛生紙擦了擦正在流出陰道的白色濁液,開始一件一件地穿衣服。小趙拉上褲鏈,看著她穿衣服的媚態,差點又硬了起來。

  王芳對著鏡子梳頭,小趙在後面默默看著。兩人忽然都沒有了話,他們都做了不該做的事。

  小趙走出浴室,坐在客廳裏點了一根菸,默默抽著。王芳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也走了出來,在他對面坐下。臥室裏張大元的呼噜聲清晰可聞。

  “嫂子……對不起了……”小趙沈默了半天,才憋出了這幺一句。

  “沒事……”王芳趕忙回答了一聲。

  “那……我走了。”小趙把煙蒂摁熄,站起身來。

  “好,慢走啊。”王芳也站起來,送他到門口。

  雨已經停了。街上濕漉漉的,馬路反射著街燈,一輛車開過去,燈光搖曳著破碎。小趙擡起頭看著他剛剛走出的那個樓房,王芳的房間還透著亮光。

  “爲什幺?”他問著自己,“爲什幺我會突然變成了一個魔鬼呢?”

  而王芳呆呆地坐在客廳裏,回想著剛才夢一樣的情景,心裏百感交集……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和我同事的偷情        變態的亂倫家庭       我是小政的家教老師        我性感的小阿姨和表姐       在廚房裏我和小姨子激情燃燒
叔叔的虐戲        嬌媚的小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一個讓我終身難忘的女人        高貴的母親
真實的家庭亂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