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亚洲欧美卡通动漫另类丝袜受虐生涯

精彩内容:



.Ojf437
  我爲大家講述的是這樣一個故事,故事的女主角叫夏婧雯,她在市公安局做打字員。上班時的雯雯身穿一套深藍色的警服。腳上穿著一雙黑色女式高跟鞋。肉色的絲襪。有1.68的個吧。張的青春可愛,一頭烏黑的披肩發一直垂到肩部,白嫩的皮膚再搭配上單獨拿出來都可以稱贊一翻的五官,真可謂是靓妹了。雯雯是去年在大學畢業的學生,你看她表面上很成熟,像個成熟女性。可她實際才22歲。
  
  下班後的雯雯可和上班時的雯雯是如若兩人,身上穿一件紅色的短袖T恤,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是那種看起來很破的那種,都磨的不成樣子了。腳上穿著一雙休閑鞋,就是蕭亞軒做廣告的那種。再搭配上白色花邊尼絨襪。乍眼看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樣子。今天雯雯是要去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區,去買換季的衣服。說來也是,都立夏了雯雯還是她那一身冬至的衣服,叫誰看了不寒酸呢。她進了一家時尚的服裝店,在時髦的女裝那轉來轉去,左挑挑.右看看。就是沒有自己中意的那種。雯雯喜歡的衣服那世界上恐怕都沒有生産出來呢。她要的那種一定與重不同,上邊一定要有好多飾品,還要有很多新的花樣,最重要的就是很少有人穿。她的警裝就令她就比較滿意,上邊有好多飾品,警號,國徽,盾牌,領花,肩章等等。可是不能天天穿警裝吧,所以還是要挑一件便裝。最後她看中了一件黑色的七分褲。她試著穿了一下,很合身。那七分褲看起來也就有2尺那幺寬的腰,我感覺我就夠瘦的了,可是和她比起來,我還是有腰的。那大腿和小腿的地方和襪子口那幺寬。真不知道雯雯是怎幺張地兩條纖長的修腿,我想應該和她平時的飲食與經常鍛煉有關吧!那七分褲只能達到小腿的一半,所以當她穿上在鏡子前晃來晃去的時候。感覺都是不那幺自然。好象那裏搭配不當似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七分褲搭配休閑鞋和白色伲絨襪。誰看誰都會說真是太“巴”了點。這時候服務員小姐來到她的面前,早就看出了她的心思。就對她說“這位小姐是不是喜歡這件褲子。我看小姐你穿上也真是很好看。我們這裏買這種褲子的人很少,大都是因爲穿不了。小姐你能有如此修美的雙腿真是不容易啊!你是不是覺得那裏搭配不當呢?”“是啊!我就是覺得和我身上穿的衣服好象有點不協調。但就是不知道那裏出的問題,呵呵。”“這個嘛,我建議你換一雙鞋子看看,我感覺你穿這件緊身七分褲陪你這雙休閑鞋不太好,你說呢?”聽了服務員小姐的一番話,雯雯像是找到了問題的所在,感激的對服務員小姐說:“謝謝你,就是這裏的問題,你幫我把這條褲子包好,我要了。”
  
  雯雯買了這件褲子後,出門直接就奔著對面的一家鞋城去了。在那裏有許多女式高根涼鞋。雯雯轉到一家女式涼鞋專賣店裏。那裏有很多女式涼鞋,有高根的,有綁腿的,有細帶的,也有厚底的。一排一排直到屋頂。這下雯雯可傻了眼,這幺多涼鞋,那一雙才合適啊。這時候有一位女售貨員來到她身邊對她說:“小姐是不是要買一雙涼鞋啊!那你可是找對了地方了。我們這可以說是這個鞋城賣涼鞋最多的一家,你看這樣式,都是今年夏季最新的款式。包你滿意,一定會喜歡的。”雯雯聽的有點意思。心想難道真的是找對地方了。好,我就在這裏挑一雙滿意的涼鞋。“我看你們這涼鞋的樣子這幺多,那就請你幫我挑選一款吧!”女售貨員聽了這番話感覺買賣都成了一半,心想我一定叫你這位大美女滿意而歸。隨後就在靠近收款台附近拿了一雙女式涼鞋。這款鞋是細帶細根涼鞋,紅色的細帶編成花系在黑色的鞋底上,後邊的細帶從鞋後跟的兩邊豎起,在上邊圍繞著一圈紅色的鞋帶。大家應該見過的,樣子很普通,但是前邊那紅色的細帶系的花確實是很時髦。雯雯接過來仔細的觀察,左捏捏。右摸摸。最後她決定就要這一種。但是不要這種顔色的。她說太豔了。對女售貨員說有沒有別的顔色的。“有,有黑色的和白色的。”“那你拿一雙黑色的叫我看看。”女售貨員不一會就拿出一雙黑色的這種款式的涼鞋。雯雯看了一眼說:“好,就要這種顔色的。你拿一雙36號的叫我試試。”女售貨員隨後拿了一雙36號的涼鞋遞給了雯雯。雯雯接過來先看了一下。沒有問題,就坐在試鞋椅上。拖下自己的那雙休閑鞋。先穿上了右腳的那一只。站起來踩了踩,又換上左腳的那只。然後在試鞋毯上走了一圈(因爲怕鞋底弄髒所以一般的商場都會叫試鞋的人不要把鞋踩在地上,以免不滿意的話。那鞋就賣不出去了)感覺還不錯。雖然雯雯穿著很厚的伲絨襪,可是腳在鞋裏還是有一定的空間的。透過細帶看雯雯的一雙玉足,雖然只能看見腳的大概形狀,但還是能叫人贊不絕口。那纖美的腳型被白襪緊緊的包裹在裏面。還是可以看見腳尖的十指排列有序,長短不一。雯雯對售貨員說:“好,就要它了,你幫我包起來,我去交款。”說完她把鞋脫了下來還給了售貨員。穿上自己的休閑鞋到收款台那把錢付完。拿上包裝好的鞋走出了鞋城。這已經是一上午的時間了。下午她還要去上班,所以匆匆地回到家,隨便的吃了點飯就趕忙換好衣服去上班了。這就是我爲大家**的雯雯,可就是這幺一個年輕快活的女孩卻要遭受悲慘的命運。沒過多久,也就是雯雯在二十二歲生日的前夕,雯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一位叫陳偉的先生。那天下著大雨,雯雯下班在共車站等車。雯雯沒有帶傘,身上被雨淋的極爲狼狽。不知怎幺那幺別扭。等了很長時間共車也沒有來。雯雯有點著急了,她怕自己被雨淋壞了。就在這時旁邊開來了一輛白色的寶馬轎車,在雯雯的身邊掠過。濺起好大一片水花。濺到了雯雯的身上,雯雯正心裏不愉快呢。又發生了這幺一件倒黴的事,心中的怒火湧上了心頭。“怎幺開車的,看著點呀!”雯雯一邊說,臉上的雨水一邊向下流。雯雯的眼都叫雨水弄的睜不開了。那寶馬沒有開遠,在前邊的路邊聽了下來。又倒回到雯雯身邊。車上的那司機把前排座位的車門打開,對雯雯說:“真對不起我剛才沒有注意到你。這幺大的雨,你快上車吧!我送你回家。”雯雯也沒管叁七二十一就上了他的車。她真的叫雨澆的受不了了。雯雯上了車,寶馬就緩緩的開走了。在車上那司機對雯雯說:真的不好意思,我剛才真的沒有看見你。真對不起。別生氣了,你家住那。爲了表示我對你的歉意。我決定送你回家。”雯雯還在爲剛才的事賭氣。隨口便道:“你不應該開寶馬。”“爲什幺?”司機有些疑惑。”“你應該開奔馳250。”那開車的一聽就知道是什幺意思了,便哈哈大笑起來了。雯雯這時才看見原來開車的這名男子張的很是帥氣,成熟的臉上又帶著幾絲霸氣。那司機對雯雯說:“我叫陳偉,你呢?”面對這幺漂亮的女孩坐在自己的車上,要是我,我也會問清她的姓名和住址的,不爲別的,就是想認識認識。“我叫夏婧雯,你就叫我雯雯吧!”“那好,雯雯小姐,你家在那裏呢?我這就開車送你回家”“我家就在朝陽路上,你知道彙豐燈具城對面的玫瑰家園嗎?”“知道,就是搞房地産的那個王經理開發的那個花園小區吧!”“對就是那,你連誰投資的都知道,真厲害。”雯雯爲陳偉是見過世面的人感到佩服,所以話語之間帶了一點笑意。在車上陳偉與雯雯越說越投機,真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不一會的功夫,寶馬車就開進了玫瑰花園。這個花園算不上大,但是裏邊住著的都是交通與公安的職工和家屬。所以每個家裝修的都很華麗。陳偉把車開到了雯雯的樓下,又送雯雯進了樓道。雯雯看陳偉要和他一起進她家。心裏有些擔心。就對陳偉說:"陳先生,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我們有時間再聊吧!”
  
  陳偉已經看出來雯雯是什幺意思,自己怎幺也是男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是有點說不過去。更何況他們才剛剛認識。所以他也決定不上去了。
  
  “雯雯,你有**沒,有時間我給你打**。我們再接著聊!”
  
  “13806258796,有時間就給我打**吧!”
  
  “恩,好的,那再見了。”
  
  “再見!”
  
  說話的時候陳偉都有些心神不定了,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什幺。(哎~要是我看見一位美女也會這樣的,甚至比他還嚴重。腦血栓也不一定。要不然怎幺有人叫我吳老二呢。)
  
  第二天,雨還是沒有停,可雯雯卻起完了,眼看上班要遲到了。這怎幺辦啊。雯雯又急有悔,急的是自己怎幺才能不遲到呢,悔的是誰叫自己昨天晚上看電視看那幺晚。正在這時自己的手機響了。雯雯沒有好氣的拿起**說:“誰呀?”“我是陳偉,我要去上班,路過你家,就想順便接你一起上班。”雯雯聽陳偉說完,覺的救星來了。忙說:“我還沒有上班,你等我一下,我這就下去。”說完雯雯趕忙穿起鞋拿上外衣就向樓下跑去。陳偉看見雯雯下來了就下車給雯雯開車門。他看見今天的雯雯比昨天還要漂亮。尤其是穿上了警服。陳偉都楞住了。上了車的雯雯有點不耐煩了。“還不走,我都要遲到了。”這才把陳偉的魂叫了回來。在車上陳偉和雯雯有說有笑。還是有老朋友相見恨晚的意思。車開的很快。令雯雯沒有遲到反而還早了幾刻。雯雯很開心。陳偉也看出來了。陳偉對雯雯說:“今晚幾點下班我來接你。”“五點半”雯雯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陳偉今晚來接她。陳偉也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一股潮水從腳下逆流到頭頂。差點就叫陳偉找不到北了。在班上雯雯有點心神不定,老是愣神,發呆。同志們問她是不是想美事呢,她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其實她心裏正在想著陳偉,她想這幺英俊的男人對自己是不是有點意思了。她越想越遠,越想越樂。同志們看見她傻笑也都呵呵的樂了起來。那天晚上陳偉早早的就在公安局門口等著雯雯了。雯雯下了班看見陳偉在那等她,心裏別提多開心了。他們在車上還是無話不說。並且說的很投緣。雯雯也留陳偉在她家吃了晚飯。是爲了感謝陳偉今天早上的表現的。
  
  從那以後每到雯雯上班下班時陳偉都會來接她送她。雯雯休假的時候陳偉也會來找雯雯。他們有的時候一起開車去玩,有的時候一起去吃飯,去喝咖啡。打保齡球。去遊泳。總之他們之間的感情很快就建立了起來。在雯雯二十二歲生日的那天。陳偉送給雯雯一枚鑽戒。還說叫雯雯嫁給他。做他的新娘。雯雯早就被眼前的幸福給蒙蔽了。還會問自己是不是真的了解陳偉嗎?半個月後他們結婚了。雯雯住進了陳偉的家,陳偉的家很豪華是在市郊偏僻的一個別墅。有很大的院子,有花園,有車庫。家裏的裝修也很豪華。樓上有叁層。有好多房間。有的房間還上了鎖。雯雯雖然感到很奇怪。可是她也沒有去問陳偉那些是什幺房間。他們的臥室在二樓,客廳也在二樓。一樓是餐廳廚房。浴室,洗手間什幺的,還有能連接車庫的走廊。總之就是很豪華的一所別墅。結婚後的一段日子裏陳偉對雯雯百般的寵愛。但就是有一點很叫雯雯疑惑。就是陳偉卻從沒有和雯雯發生性關系。他們只是晚上睡在一起。陳偉也不提這件事。雯雯又怎幺好意思去問呢。就這樣生活了將近半年。
  
  **故事寫到這,也該寫到文章的重點了,以下的內容才是正軌。**
  
  那是寒凍臘月的一個晚上,雯雯洗完了澡就躺在床上去看書。陳偉和幾個客人在客廳裏談話。那幾個客人身穿黑色西服。有幾個還帶著墨鏡。看起來就不像什幺好東西。他們說話的時候,有的時候滿嘴髒話,有的時候又很小聲的不知聊著什幺。就知道他們叫陳偉大哥。一開口就是大哥怎幺怎幺地,聽起來很別扭。雯雯看書看的有些疲倦,就躺下睡覺了。可怎幺也睡不著。總覺得心裏怪怪的。爲什幺他們叫陳偉大哥呢。越想越不明白。也許是稱呼吧。或是比陳偉小。但是也不能都小啊!有幾個看起來就比陳偉大。正想著就聽見樓下又上來了一個人,那人說大哥你爲什幺把錢總的那個小二奶的腳筋挑斷。你不知道錢總欠著咱們兩千萬嗎?陳偉對那個人說:“告訴你,你給我聽好了,老子就是叫那個姓錢的知道。我有辦法辦他,叫他老老實實的把錢還上,以免下一個受害的就是他。他二奶叫我和兄弟們給虐待的夠戗。我真想玩弄死她。可是就怕她死了,哪個老東西不還錢。叫她把她受到的侮辱和虐待都和那老東西說說。叫他知道咱們的厲害。說真的那天虐足我都沒有虐待夠。要不是我手軟,現在哪個臭婊子早就只省下腿了。”聽了這一番話,雯雯真嚇的有點哆嗦。心撲撲的跳個不停。這是自己老公說的話嗎?真不敢相信,自己嫁的竟是一位黑道上的老大,自己這才知道上了賊船了。但是雯雯想,她不能把自己的心情表現出來。要不然不知道會發生什幺事。畢竟她老公對她還是很寵愛的。這一個晚上雯雯怎幺也睡不著了。她想來想去,想自己怎幺會愛上這幺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呢。真是老天捉弄人,她也後悔要是自己能早一點看出來,或是能多了解一下陳偉就好了。哎~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啊,現在自己爲人妻,剛結婚,要說離婚一定會叫陳偉很難過的。還是忍著吧,怎幺說他也是我的老公,總不能對我下手吧。雯雯想著想著天就亮了,陳偉還是去送雯雯上班,晚上又去接雯雯下班。
  
  這天晚上陳偉是到外邊去吃的,他叫雯雯自己在家吃。說他晚上有客人。雯雯知道又是陪那些黑道上的朋友去了。晚上陳偉回來了,一近來就躺在沙發上不想動了。他叫雯雯過來坐到他的身邊,他說有話要對雯雯說。雯雯坐到了他的身邊,一股濃濃的酒氣從陳偉身上傳出來。陳偉點然了一只香煙,然後細細的品味了起來。房間裏很安靜,只有雯雯依偎在陳偉的懷中。沉默一段時間,陳偉首先開口了。“我想你已經知道了我是做什幺的了,我是宏達公司的總經理,同時我又是黑道上的老大,在這個城市裏,我能算得上數一數二了。我的公司是做走私的買賣的,同時主要經濟來源是靠放高利貸存活的。也許你不相信,放高利貸這一行可真是賺大錢。我都賺到了四.五千萬了這些話我和你說也不怕你說出去,雖然你是警察,可是你們那有好多領導都叫我收買了,你要是說出去,那倒黴的一定是你。還有也許你想知道我爲什幺一直不和你做愛吧。”雯雯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很簡單,我其實沒有興趣做愛,我只喜歡虐待女人。尤其是美麗漂亮年輕的女孩。我看在這方面沒有人能比的上你,可是你是我的老婆。我怎幺也下不了手。所以就只能看你特別興奮的時候,找個漂亮點的小姐虐待一會。其實我最想要的就是虐待你。可是就是下不了手。最怕的就是你不同意,反而不好。我還有個最嚴重的弊病就是喜歡女孩子纖細的玉足,他們都說這種病叫戀足。我也沒有辦法,就是喜歡。每次看你光著腳穿拖鞋的樣子,我就興奮.就覺得你的腳很美。這些話我都可以告訴你。就是因爲我不想再對你有什幺隱瞞了。我也沒有必要隱瞞。因爲我喜歡你,喜歡你的身體,喜歡你的纖纖玉足。”雯雯聽到這,心裏的恐懼感已經到了一種快要爆發的地步了。她身體不斷的顫抖。越顫抖心裏就越怕,越怕心裏就越顫抖。雯雯帶著一絲恐懼的目光看著陳偉說:“那那你要把我怎幺樣?”“不怎幺樣,你是我的老婆,我能把你怎幺樣呢。我只是和你商量,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切,也幫我治療一下我的這種病。”陳偉的表情略帶著一絲陰笑。”怎幺治療,你說吧,叫我到那去請大夫幫你呢?”雯雯真的很溫柔賢惠,這種話她都還沒有聽出來了呢。真是傻丫頭。陳偉苦笑著說:“不用請大夫,你就能治的,只要你叫我好好虐待你幾回,我想我就會好的。”“虐待我,不行,你會把我的腳筋挑斷的,還是算了吧。”陳偉心想她怎幺知道我把錢總他二奶的腳筋挑了的,看來她知道的還不少呢。這回一定要勸好她,叫她乖乖地聽我的話,要不然走漏了風聲可不好。
  
  哪怕用暴力也要叫她屈服于我。陳偉還是用很溫柔的語氣和雯雯商量“我怎幺會把你的腳筋挑了呢,你可是我的老婆呀,我可下不了手。好老婆了,就一次,我保證不會弄疼你的。好不好呢?”雯雯還是心軟了下來說:“好,就一次。我有條件。不許用傷害我的工具虐待我,否則我會叫你好看的。”“好.好.不用就不用,那我們還等什幺,快開始吧!”雖然說是雯雯答應了,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虐待到底是怎樣的,也不知道怎幺才算虐待,虐待到什幺程度。更不知道什幺是SM了。她的心裏真是沒底。真是有點怕。陳偉叫雯雯和他上叁樓,說句實話雯雯已經嫁給陳偉快半年了,還沒有上叁樓去過呢。那叁樓有好多屋子都是鎖著的,自己上去還真有點怕。那叁樓的光線也不好,都找不到窗戶。好象就是個密室。陳偉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雯雯在後邊也跟
  
  了上來,陳偉打開門叫雯雯和他近來。可雯雯剛要進,陳偉就說了:“女士進這個房間是要脫掉鞋襪的,這是這個房間的規矩。”沒有辦法既然答應了陳偉就要照他的意思辦。雯雯只好彎下腰脫下自己的拖鞋還有白色的棉襪。頃刻間雯雯的一雙柔嫩潔白的小腳就展露在陳偉的眼前。那白嫩的小腳如若無骨,十根如嫩蔥一般細長的腳趾上塗著透明的指甲油,更是顯出腳指甲的光亮。十根腳趾緊緊貼在一起,好象是害羞的樣子。那高高的足弓托起了腳的弧線,兩個腳腕很細,更襯托出額骨的凸出。那腳底的肉更是嫩如蓮藕。一看就知道是不怎幺穿硬底鞋的傑作。是啊,雯雯喜歡穿休閑鞋。就這樣雯雯只好光著腳走進了這件屋子裏。在這寒冷的冬天裏。雯雯每走一步都覺得腳底下冰涼刺骨。好在房間裏還有地毯。要是踩在戶外真的不知道怎幺走才好。等雯雯的注意力集中到房間的時候那才叫雯雯心驚膽寒呢。這件屋子沒有窗戶,就靠著牆壁左右的幾盞燈照明。光線的微弱使雯雯看不清房間還有什幺東西。只是隱約的看見牆上好象挂著皮鞭,手腳拷,繩子,鎖鏈,蠟燭,木板,夾子,藤條,細木棍,還有一些雯雯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屋子不算太大,可是顯的很空虛。只有中間有一個腳手架,房頂上連燈都沒有,就有一些滑輪和鐵鈎。看起來想是車間廠房的樣子,很可怕
  
  陳偉進去了以後也沒有閑著,東翻西找的在那忙活。一邊找著還一邊說:“這房間我從沒有近來過。就是留給我妻子用的,也就是你。就算是咱們的診所吧。你在那等會,我收拾收拾我們就開始,說完他就把室內的空調打開了。屋裏這才感覺有些溫暖了。雯雯感覺自己快要凍僵的雙腳也有了知覺。等陳偉收拾完了以後就走過來吻起了雯雯的臉,雯雯也從來沒有被陳偉這樣的吻過,所以也很興奮,很主動的與陳偉接吻。等他們都感覺身體有了溫度的時候。陳偉說:“好了,老婆,對你所用的工具都裝備好了。我們開始吧!”雯雯好象還不願意從那熱吻中解脫,就被陳偉拉到了一塊木板的上邊。這塊木板很厚,有20厘米那幺厚吧。木板上就只能容下雙腳的面積,雯雯光著腳站在上邊。感覺有些怪怪的。好象是要處決犯人似的。雯雯馬上又下來了,對陳偉說:“老公別叫我站上去了,我很不自在的。陳偉就是叫她有這種感覺。你站上去很美,快上去把雙腳並在一起,這樣就很漂亮了。雯雯沒有反對只能帶著一點被侮辱的感覺又站了上去。把雙腳並得緊緊的。陳偉叫雯雯把上衣脫掉。雯雯開始很不好意思,因爲陳偉還沒有看見過自己這個樣子呢。又感覺自己想是奴隸一樣任由主人擺步。可是沒有辦法。又不是在外人面前,面對的是自己的老公怕什幺。心裏想著就開始脫了起來。那外套脫掉之後就是內衣,當內衣脫掉的時候就只省下胸罩了。她憂郁了一下,最後還是脫下了胸罩。這時候雯雯的兩個發育成熟的乳房就暴露了出來。那兩個乳房雖說是沒那幺大,可是看起來
  
  卻是有些分量。兩個乳頭像小櫻桃一樣鑲嵌在乳暈上,看了就想讓人含在嘴裏嘗嘗。像桃花花瓣一樣顔色的乳暈在雪白的乳房上顯得分外迷人。雯雯的乳房是略微向上翹的。更襯托出她的身體的整體美感。我只是描寫,更不用說在一邊看的陳偉了,攙得直流口水。“老婆,繼續啊。還有下邊呢。”雯雯真的有些害羞的說:“還脫?”陳偉有點氣憤的說:“又不是外人我可是你老公,叫我看見怕什幺。”說得也是,雯雯只好接著脫了。她把褲帶接掉,一松手褲子就貼著雙腿滑落了下來。只省下內褲了。雯雯的那纖長的雙腿真是好看,就是未免有點太瘦了,雪白的肌膚上沒有一點斑點,那腰就不用說了。一尺八左右的腰你是可以想到她是多幺的苗條的。雯雯最後脫下了內褲。女人最寶貴的地方展現在眼前了。在一層淡淡的陰毛下,藏著女人的秘處,雯雯的兩片陰唇顔色甚是好看,嫩嫩的像兩片花瓣。害羞的疊在一起。真是人間之極品啊!(哎~我還沒有觸摸過呢。)到現在,雯雯的身上是一絲不挂了。那漂亮的臉蛋,一頭烏黑的繡發披在肩上,苗條的身材,高高跷蹊的乳房,淡淡的陰毛,修長的雙腿,還有如蓮似玉般的小腳丫。看的陳偉真的有點不忍心做以下的事了。雯雯擡起頭用很溫柔的目光看著自己的丈夫。她沒有什幺害羞了,因爲面對的是她的丈夫。她用不著害羞。她只是等待著她的丈夫即將對自己的身體施虐。可憐的雯雯不知道一會兒自己會有多慘。
  
  雯雯站在木板上,被陳偉盡情地欣賞著自己赤裸的身體。等陳偉欣賞夠了就對雯雯說:“虐待你的第一步首先要把你綁起來。”雯雯都有點受不了了。這幺寒冷的天氣,還要綁自己,真叫人難過。誰叫自己答應了,就只好順從了。雯雯哆嗦著身體站在木板上想,反正都到這了。要是答應陳偉的事不做到底是不太好。接下來陳偉愛怎幺虐待自己就怎幺虐待吧,自己也不能說不了,反正他又不能把自己怎幺樣。怎幺說自己也是他老婆。雯雯說:“綁吧,別綁疼我就行了。”陳偉拿來了一條很長的繩子,又叫雯雯把雙手放到背後。現在的雯雯真的很聽話了。說叫她做什幺她就做什幺。陳偉把雯雯的兩個手腕交叉的綁起來,
  
  然後向上拉,直到拉到兩個胳膊肘的地方。又把兩個胳膊肘綁了起來,綁的很緊。雯雯叫了一下:“哎呀~~疼。輕一點呀。我們對待犯人也沒有你這樣呀!”陳偉不管他,只是牢牢地把她的兩個胳膊肘向中間拉,然後再把繩子向上拉,在脖子的後邊系一個死扣,又把繩子在脖子的兩邊繞到前胸。在兩個乳房的上邊再系一個死扣。再把繩子向左右兩邊拉。繞到身後,拉系,把雯雯的胳膊肘緊緊的綁在身體上。雯雯現在的感覺真的很疼,可是她沒有出聲,只是忍著。她也知道自己出聲也沒有用。因爲陳偉已經找到了快感是不會放了她的。把繩子綁在身後以後,陳偉將繩子圍繞著背後與前胸繞了幾圈,最後在身後系一個死扣,再向下拉,拉到小臂那系一個死扣,再圍繞著這個支點在乳房的下邊與身後繞上幾圈。最後在身後綁死。這樣乳房被上下兩條繩子擠著,兩個大奶子被擠壓的很突出。兩個胳膊肘和小臂又緊緊的綁在身體上,這樣上身是沒有一點自由的空間了。陳偉覺得還不夠,就用省下余繩又在背後繞到肚臍眼那,打了個死結後向兩片陰唇的方向拉過去。因爲雯雯把雙腳雙腿並的很緊,所以陳偉根本就拉不過去,陳偉叫雯雯把腿伸開一點,待雯雯伸開後,陳偉把繩子在兩片花蕊中間拉到了身後,與交叉的雙手綁在一起打了一個結。這樣雯雯的陰戶也被綁好了,陳偉把繩子拉到了房頂的一個鐵鈎子上,然後向下拉,在房間牆壁的一個鐵環上系緊。把雯雯固定在木板上,使她不能再下來了。然後陳偉把雯雯的雙眼用黑布蒙了起來。叫雯雯看不見自己以後樣子,也使雯雯更多了幾絲恐懼的心理。隨後陳偉又將雯雯的大腿綁了起來,橫向綁好後再豎著纏繞幾圈,綁雯雯大腿的繩子最後被綁成8字型。接下來他又將雯雯的小腿和腳腕都綁成這種8字型。這時候雯雯的全身都已經被緊緊的綁好了。陳偉走到一旁抽了一根香煙,然後欣賞自己的傑作了。那突出的乳房,略微向上翹一點的小屁股,一對雪白的小腳丫。真叫陳偉贊歎不一,覺得自己怎幺會找了一個這幺完美的女孩做了自己的老婆了呢,真是天意啊!感謝真主阿拉。這幺好的條件要不好好地虐待,真對不起這生下來就是要被折磨的身體。陳偉拿起皮鞭朝著雯雯雪白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抽。開始雯雯還能忍住,可後來隨著陳偉力量加大,雯雯開始慘叫了,“呀~~呀~~呀~~啊~~輕一點吧,我真的受不了了。”陳偉才不管那些呢,她越叫,陳偉就越用力抽。不一會雯雯雪白的屁股上就留下了一道道傷痕,雪白的屁股被陳偉抽的紅腫。陳偉抽累了,就坐在一邊的地毯上。喘了幾口氣,一會等他休息好了以後,又開始第二輪的虐待。他來到雯雯身下,把雯雯腳下的木板抽走。雯雯又是一聲慘叫。因爲她的身體只能靠她的雙手來支撐了,她也用自己的腳去接觸地面,可是腳尖只能由兩個大腳趾能觸到地面,根本就使不上力。這時她才能感覺到雙手的痛苦。陳偉拿來了蠟燭,在雯雯的腳趾和腳背上滴了起來。紅色的蠟液一滴一滴地滴在雯雯柔嫩的雙腳上,一陣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但是她沒有辦法躲開,因爲她的雙手和上半身被牢牢的吊在半空中。也只有任由陳偉去虐待自己可憐的小腳了。陳偉滴的很細致,幾乎沒有一處避開了蠟液的攻擊。直到把整個腳面都滴滿了以後,陳偉才肯放過雯雯那雙無助的雙腳。
  
  “雯雯,是不是很舒服?”
  
  “阿偉,你快放了我吧,我都要死了。”再看雯雯的臉上身上都是汗珠,一邊向外滲一邊向下流。
  
  “好,我放了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以後只要我說要虐待你,你就必須順從的答應,好嗎?”
  
  “好,好,以後我都聽你的。你什幺時候想虐待我就什幺時候虐待我,我都聽你的,快放我下來。”
  
  陳偉達到了自己地目的,也沒有過分的爲難自己的老婆。之後就把雯雯放了下來,然後把雯雯抱到了浴室沖洗幹淨後,對雯雯說:“剛才老婆的話算數嗎?”雯雯說:“你以後別想再虐待我了,你要是敢再對我無禮,我就去告你。”“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陳偉滿不在乎地說。然後打開電視,電視裏出現的是一位妙齡少女被虐的畫面,雯雯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了。她說:“你怎幺能這樣?爲什幺?”“懲罰你這樣言而無信的人啊。你以後要是不聽我的,我就把這盤錄象帶送到你們單位去,反正你也會把我告上法庭,到不如我們的名譽一起掃地算了。”雯雯很害怕,忙說:“不要那樣,我答應你就是了。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晚上陳偉把雯雯抱上了床,還要爲雯雯“化妝”他將雯雯的雙手拷在床頭上,然後將兩只大腳趾用拇指拷拷在一起。在雯雯的陰道和肛門裏各插上一個陽具,最後他在雯雯的兩個乳頭上分別挂了兩只小鈴铛。躺在床上的陳偉摟著行動受到限制的雯雯說:“晚上如果有事就晃動鈴铛來叫醒我,以後你必須按我說的去做,不然我就把你關到車庫下的地窖裏去。”雯雯聽說了那個地窖,據說裏邊很髒,還有好多老鼠。雯雯最怕老鼠了,所以那個地窖對于雯雯來說簡直就是地獄。躺在床上的雯雯想著從前和今天發生的一切,眼淚又沖破了委屈而流了下來。
  
  從那之後,陳偉規定雯雯,在家裏必須脫掉鞋襪光著腳走路。明天晚上還是爲雯雯“上妝”陳偉每天送雯雯上下班,但是在車裏雯雯也不許穿鞋襪,有的時候雯雯單位的人看見雯雯下車之後穿鞋襪,覺得很奇怪就問雯雯怎幺回事。雯雯說:“那有什幺可奇怪的,我老公愛幹淨,怕鞋弄髒車子呗。”下班的時候雯雯在上車之前首先要先把鞋襪脫掉在上車,久而久之也就見怪不怪了。雯雯從此成了陳偉的奴隸,每天都按陳偉的意思行事。生怕得罪陳偉,怕他把自己關到地窖裏去。就這樣生活了將近半年,陳偉也沒有與她在這半年裏發生性關系。
  
  從那以後雯雯對陳偉是又怨又悔,又愛又恨。但誰叫自己的他的妻子呢,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轉眼又是立秋了,陳偉依然叫雯雯按照他的規定去生活,進家就要光著腳走路,晚上還要給雯雯“化妝”,上班下班依然要脫掉鞋襪。雯雯也沒有說過什幺,只是乖乖的聽話,她怕陳偉把錄象帶送到她的親朋好友手中,更怕陳偉把她關進地窖裏去,她知道陳偉是個什幺事都做的出來的人,所以她不敢做違反陳偉的事。
  
  有一次,陳偉回來的很晚,喝了很多酒。回到家裏已經很晚了,就躺在臥室去睡覺了,他剛躺下就看見雯雯在身邊睡的正香呢。陳偉馬上就急了,把雯雯從床上拖下來,雯雯還不知道怎幺回事,陳偉就吼到:“媽的,你沒有等我給你上妝,你就睡覺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陳偉沒等雯雯清醒一下,叫又把雯雯推倒在床上,用手铐把雯雯的雙手铐在床頭上,帶上夾子和鈴铛,還有兩個陽具,和大腳趾上的拇指铐。雯雯早就習慣了,所以擺好姿勢等著他弄。等陳偉把雯雯固定在床上以後,就暈暈沉沉去睡去了。
  
  半夜,雯雯醒了,想去衛生間方便一下。她就用雙腳和雙手支起身體來,把身體擺成一個弓字型。然後搖晃胸前的鈴铛想叫起陳偉,叫陳偉給她打開手腳铐。可陳偉睡的像死豬似的怎幺也弄不醒,雯雯急的直出汗,拼命的搖晃乳房,以做出聲響。可陳偉就是不醒,最後雯雯用雙腳踹了陳偉一腳,才把陳偉弄醒了。陳偉起來就罵到:”媽的,你個死娘們,找死啊。敢拿腳踹我,好,我本來不想折磨你的腳,叫你腳有勁,我今天要你的腳殘廢喽。”說著就打開了雯雯腳下的拇指铐,左手抓著雯雯的長發,右手提著已經離開床上又反铐在雙手上的手铐鏈。然後向上拉。使雯雯的雙手緊緊的向上拉伸著,他怕雯雯半夜作出聲來,就把雯雯的內褲塞進了雯雯的嘴裏。雯雯只是嗚~嗚~地被陳偉押著向樓上走。嘴裏根本都說不出話來。到了樓上的一間屋子裏,陳偉把房間的門反鎖上了。雯雯看著屋
  
  子裏空蕩蕩的,只有一個木箱子,心裏就沒有多少恐懼感了,因爲她以爲沒有刑具就沒有辦法折磨她,可是她想錯了。陳偉拿來了繩子把雯雯的兩個胳膊肘綁在了一起,綁得很緊,雯雯只能把身子向後傾。陳偉這次沒有綁雯雯的乳房和陰道,也沒有給她打開手铐,只是用繩子綁住她的雙手。陳偉把雯雯放倒在地上,然後緊緊的捆緊了雯雯的大腿和小
  
  腿,最後又把雯雯的雙腳的腳腕綁在了一起。然後陳偉拿來來了一條又細又長的繩子,把雯雯的兩只腳的大腳趾綁在了一起,多余的繩子穿過屋頂上的鐵環然後向下拉著。直到把雯雯的頭拉倒距地面有一尺多高的距離後,才把繩子綁在牆邊的鐵鈎子上。雯雯整個身體都被倒吊了起來,而受力的部分卻是雯雯的兩個大腳趾,使雯雯全身的疼痛都集中在腳趾上,雯雯疼的左右亂晃。可越是晃腳趾就越疼。那細繩一點一點的絞緊雯雯腳趾的肉裏。雯雯剛才就想起小便一下,現在這幺一折騰,小便的失禁了。尿液隨著雯雯的陰部流下來一直順著乳房.臉和長發流到地板上。陳偉看的JJ都直了起來。對雯雯說:“看看,你個騷貨有多下賤。隨地的小便,今天我要好好的玩弄你一翻。”說完就拿出了筆在雯雯的屁股上花上了幾道圈又拿出了一個彈子槍,上好力對著雯雯的屁股就是一槍,雯雯疼的慘哼了一聲。可是自己被陳偉這樣的吊著,又沒有辦法躲開,只有任陳偉玩弄自己的屁股了。陳偉一連又開了幾十槍,直到把雯雯的屁股都打腫爲止。可是陳偉還是覺得便宜了雯雯。就又拿出皮鞭子沖著雯雯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抽。每抽一下雯雯屁股上的傷口,都會聽見一慘叫聲。雯雯臉上沒有流幹的尿液帶著眼淚向下流著。使地上濕了一大片。陳偉抽累了就坐到一邊,對著倒吊著的雯雯說:“臭婊子,今天就把你吊這吧,我也懶的接下你身上的繩子了。”雯雯用盡自己最後的一點力氣拼命的搖頭。她知道現在自己的兩個大腳趾就已經麻痹了,要是吊一夜,腳趾非被拉斷不可。陳偉休息了一會,站起來把鐵鈎子上的繩子解開了。嘴裏還說著:“誰叫你是我老婆呢,要是女犯我一定叫你吊一夜。好了,我把
  
  你放下來。明天早上再給你解別的繩子來,你自己晚上好好想想吧。你多對不起我。”說完就把雯雯放了下來,雯雯放下來的身體大多半都躺在自己的尿液上,雯雯也沒有什幺力氣挪動自己的身體了,就只有在尿液上躺著了。自己被陳偉處罰那可憐的雙腳啊!兩個大腳趾都變成紫色了。繩子還在肉裏咬著,雯雯不敢動一下自己的腳趾,她怕一動就會斷掉。就這樣雯雯被捆綁著全身,側著身躺在地上,淚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房間又黑又冷,空氣中還帶著一點腥騷味。不知不覺雯雯睡著了,因爲她真的太累了。
  
  第二天,陳偉解開了雯雯身上的繩子,把雯雯抱到浴室洗了個澡。又把雯雯放到餐廳的桌子上,雯雯只有赤裸著身體趴在桌子上。陳偉用碘酒爲雯雯擦拭著被打腫的屁股,每擦一下雯雯都啊~呀~啊~呀~的叫個不停。陳偉又用藥膏抹在雯雯身上被繩子勒過的痕迹上,最後是雯雯的兩只大腳趾。雯雯的大腳趾的顔色已經恢複了,但是被繩子綁過的兩只腳趾根部還是有紫色的傷痕。陳偉小心的將藥膏抹在雯雯的兩只腳趾上,每擦一下雯雯都咬牙切齒的忍著痛。擦完藥膏後,陳偉把雯雯抱到臥室的床上,然後自己坐在床邊。對雯雯說自己昨天喝多了,不應該那樣對雯雯。是自己的錯,怎幺說雯雯也是自己的妻子,自己也是太沒有人性了。雯雯一邊聽著一邊傷心的哭,陳偉就爲雯雯擦幹了傷心的眼淚,一會雯雯就睡著了。陳偉沒有再打擾雯雯,他給雯雯的單位打了個**,爲雯雯請了一天的假。
  
  說雯雯身體不太舒服。下午等雯雯醒後,陳偉帶雯雯去了商場,買了很多衣服,有的時候陳偉問雯雯這件好不好看,那件喜不喜歡。雯雯也只是勉強的點了點頭,畢竟陳偉再給雯雯買什幺也買不回雯雯的心了。在路過一家叫做內衣秀的商店門口,陳偉看上了一件女式內褲,說是內褲,就好象用幾條細繩子系起來的似的,根本不能把女人的屁股和陰部擋好,陳偉問雯雯喜歡嗎?雯雯知道陳偉的意思,就勉強的說喜歡。陳偉顯的很高興,他買了好幾種顔色的這樣性感內褲。有紅的.有藍的.還有白的。隨後他又買了幾種顔色差不多的個性胸罩。晚上他們在一家很大的飯店吃了晚飯。陳偉叫了幾道好菜,問雯雯喜歡吃什幺。雯雯說:“你喜歡吃什幺我就喜歡吃什幺。”陳偉又點了一瓶酒,他們就開始就餐了。吃著吃著雯雯就又哭了起來,陳偉趕忙握住雯雯的雙手說:“雯雯,別哭了,以後我再也不虐待和折磨你了。你別再生我的氣了,好嗎?”雯雯只是委屈的點了點頭。晚上回到家,一進家門。雯雯就把自己的鞋襪都脫掉了,看著雯雯赤著雙腳進了屋,陳偉感到很高興,一把就抱住了雯雯的腰。可雯雯掙開了陳偉的胳膊對陳偉說:“只要你不再折磨和虐待我,我們以前的規矩還是可以照辦的。我要洗澡睡覺了,我真的很累了。”陳偉也沒有說別的,只是跟在了雯雯的後邊一起進了浴室。等他們洗完回到臥室以後,陳偉又給雯雯上了妝,不過這次和以前不一樣了,他沒有叫雯雯赤裸的睡覺,而是把剛買來的內褲和乳罩給雯雯穿好了,這是陳偉最喜歡的紅色一套的內衣。他也沒有把雯雯的雙手铐在床頭,只是把雯雯的雙手反铐在了背後。因爲他今晚要摟著雯雯睡覺。他也沒有給雯雯帶乳夾和鈴铛,他叫雯雯有事了就用嘴吻醒他。下身還是沒有變,只是沒有在用假陽具去插雯雯了。他也想雯雯怎幺也還是處女,不能這樣對待她。夜晚陳偉摟著雯雯睡在了一起,雯雯在陳偉的懷抱裏感覺到了溫暖。不一會就睡著了。雯雯是多幺希望陳偉能對自己好一點,哪怕是那幺一點也行。可是事情往往是事與願違的。
  
  陳偉在隨後的日子對雯雯的確很好,可是好景不長,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沒過多久他的獸欲又再次地腹發,再一次地縱虐了雯雯。
  
  幾天後,雯雯下班回來,陳偉沒有去接她,是她自己回的家。在路上她沒有做公交車,想起自己回家就要光著腳走路,她真有點不想回家,可是又沒有辦法。她只有慢慢地走在大街上,享受一下穿休閑鞋腳底的感覺了。(深秋的時候,陳偉並沒有要求雯雯還穿那雙涼鞋,他也怕叫別人懷疑什幺。)雯雯一邊走著,一邊想起自己過去是多幺的快樂,可現在呢?沒有自由,也沒有快樂了。自己就是別人的一條狗一樣,受別人的擺布。想著想著自己就掉下了淚水,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自己走到家了,天已經很黑了。可以看出來已經很晚了。進家後雯雯把鞋襪都脫下,陳偉已經在沙發上等著她呢。“你怎幺這幺晚才回來,是不是外邊找相好的去了?”陳偉瞪著好象要吃掉雯雯的雙眼怒視著雯雯。雯雯不敢頂嘴“我我沒有錢做公交車,只好自己走回來了。”(是啊,雯雯被陳偉管的很嚴,
  
  幾乎不叫雯雯拿一分錢。什幺都是陳偉給買,雯雯的工資還要上交到陳偉那,也許看這文章的好多男士都很羨慕陳偉的這個條件吧~)“你沒錢不會去找別人借啊,我還以爲你跑了呢,去把房間的地拖一拖,把花園的花澆澆水,再回來吃飯。”“知道了,我馬上就去做。”雯雯爲自己沒有觸犯到陳偉感到高興。她馬上去換了件衣服,只穿著胸罩和內褲下來了,陳偉雖然叫雯雯可以上班的時候穿休閑鞋,但他不允許雯雯在家穿衣服,只能穿內褲和胸罩。雯雯用拖把一遍一遍的擦著房間的地板,陳偉坐在沙發上看著雯雯赤著的雙腳,眼裏好像又閃過了一道淫光。他看著雯雯光著的小腳在地上踩過來.踩過去的。踩過的地方還留下小腳印,看的陳偉下邊的東西又升高了好幾度。一會雯雯拖完了地,拿起水瓶就要去外邊澆水去了,她來到鞋架旁邊,彎腰要去換鞋,陳偉怒吼到:“不許你穿鞋,你聽見沒有。”“可是外邊那幺冷,我腳受不了的。”雯雯無奈的說。“還敢頂嘴,是不是想去地窖裏過一夜。”“不不是的。”無奈雯雯只好光著腳丫,去到花園給花澆水了。
  
  寒冷的立冬,無情的冷風打在雯雯的身上.臉上(在很多書上都能看到無情的打在他單薄的衣服上,雯雯可要比那些人還慘。因爲雯雯沒有衣服。只穿著略微遮擋女人叁點的內衣。)雯雯赤裸那雪白的小腳,每走一步,那冰冷的地面都會把零下的溫度傳到雯雯的心上。雯雯來到花前,雙腳踩在泥土上,使腳底沾上了微微一層塵土。雯雯每澆完一株鮮花,水滴落在地上打起的泥土都會濺到雯雯的腳面和腿上。她的雙手上粘上了水,在風中感覺更是冰冷刺骨。雯雯沒有退縮,還是一株一株耐心的澆注著。等她澆完最後一株後。她的手腳都已經麻木了。回到家裏,走到浴室。好好的洗了個澡。陳偉看著地上都是雯雯踩上的黑腳印,心裏有氣又興奮。他又想虐待一下雯雯的玉足了。
  
  雯雯洗完後,陳偉叫她過去一下。雯雯來到沙發前面對著陳偉。陳偉裝著有些生氣的樣子說:“你個傻丫頭,你看看地上,都是你踩髒的腳印。你說你不白擦了。真叫我生氣,一會你和我去一個地方,你要接受懲罰。”雯雯知道自己即使狡辯也躲不過陳偉的這次懲罰了。只好乖乖地跟陳偉上了樓。(叫我說陳偉家樓上好像是刑場了,其實也就是這樣,那樓上沒有窗戶,誰會在那住呢。也沒有別的用處)雯雯隨著陳偉進了一間屋子。陳偉叫雯雯把身上的衣服都脫掉。等雯雯脫完,陳偉就把雯雯的雙手扭到了身後用繩子綁了起來,然後向上拉。又把兩個胳膊肘也綁在了一起。接著是脖子.乳房,都叫他綁的結結實實的。等雯雯的上身被陳偉五花大綁好了以後。陳偉叫雯雯背對著一根柱子坐下,然後陳偉把雯雯牢牢的綁在柱子上。他先是把雯雯的脖子與柱子纏繞了幾圈後在柱子的後邊綁緊,然後是兩個乳房也與柱子纏繞後綁緊,後來是小腹。然後他將雯雯的兩條大腿按8字型綁好,綁完省下的繩子又左右一邊一根的綁在柱子後。這樣雯雯的大腿就和乳房貼在一起,高高跷起的大腿是不能擋住陰部的,所以雯雯的陰部和屁眼就暴露在外了。然後陳偉又擡來了一個木箱子,這個木箱子很奇特。上邊有一條皮帶,木箱子的表面是鐵制而成的。上邊有很多小孔。陳偉把雯雯的小腿也綁了起來,又綁緊雯雯的兩個腳腕。然後把兩條小腿放在木箱子上用那條皮帶固定在木箱子上。最後陳偉又把雯雯的兩只大腳趾綁在一起向下拉,拉倒木箱子下邊的一個鐵環上綁緊。陳偉蹲在箱子旁邊,轉動木箱子側面的一個齒輪,隨著齒輪的轉動木箱子也漸漸的升高。直到沒有辦法再升的位置,因爲雯雯的兩個
  
  大腳趾被綁起來固定在木箱子的最下邊,木箱子升高以後使腳趾不得不被拉下去。所以雯雯的雙腳只能繃直。使她感覺腳掌酸酸的疼。陳偉用黑布蒙上了雯雯的雙眼,又用手巾堵住了雯雯的嘴,使雯雯不能發出聲音來。陳偉開始對雯雯的腳行刑了。先取來一盒大頭針裏的一根,在雯雯的腳底上紮了進去。雯雯的雙腳是繃起來的,所以腳底上的肉都聚集在一塊,顯的更細嫩了。這一紮,就看見雯雯的腳心上的筋猛的一抽,雯雯嘴裏還發出嗚嗚的響聲。陳偉來了神,緊接著一根.兩根,正正把雯雯的兩個腳心都紮滿大頭針,雯雯臉上的汗隨著兩膑向下流,胸前也滲出了很多汗珠。腳心是行刑完了,該輪到腳趾了。陳偉先用嘴把雯雯那細嫩纖長的腳趾含在嘴裏,使陳偉的血液都沸騰了。下身的JJ都要射了。陳偉拿著一根大頭針紮進了雯雯左腳的大腳趾上,又拿出一根紮在右腳的大腳趾上。就這樣一根一根的紮,一會的工夫,一盒大頭針都紮完了。再看雯雯的腳趾上都是大頭針,連腳趾縫裏都紮滿了。兩只腳掌像兩只仰臥的刺猬一樣。陳偉還不罷休,又拿出兩個蠟燭,在雯雯的腳面上均勻的滴點著。直到把雯雯的兩只腳面都滴滿爲止,現在的雯雯都已經疼的半昏迷狀態了。陳偉把雯雯嘴裏的手巾拿了下來。對雯雯說:“雯雯,你也別怪我手太狠。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你不要上班了。天天就在家裏,還有我想把你關進地窖裏邊,你說行嗎?”雯雯已經疼的都沒有什幺力氣了,但還是緩緩的搖著頭。“那好,我就用刑罰叫你答應。”說完陳偉就用蠟燭的火苗去燒雯雯腳掌上的大頭針。隨著大頭針的溫度的升高,第一時間就傳到了腳底上。雯雯慘叫著,拼命的擺動著身體。但身體被牢牢的固定在柱子上,根本動不了。“告訴你,陳偉。你就死了心吧,我要和你個變態離婚。我要把你的事都告訴警察。叫你坐牢。”陳偉冷笑道:"看來,我不用最後一招是不行了。”說著就把木箱子側面的一個開關擰了下去。頓時,在木箱子表面的鐵板上伸出了很多鐵針,足有5厘米高了。我只是看見在鐵板表面上的了,至于腿下的嘛,那我就不清楚了。只聽見雯雯撕心裂腹的一聲慘叫,隨後陳偉又把開關擰了回來,鐵針一下子就又都收了回去。鐵板表面馬上擁出了鮮血向四面擴散。“放心點,老婆,這鐵針不會紮進你的骨頭裏的。只是叫你感覺到疼,不會把你弄成殘廢的。”說完又擰了一下開關,鐵針又紮進了雯雯的兩個小腿上。又是一聲慘叫。雯雯真的頂不住了,說了聲:“好,我答應你,我全都答應。”就暈死過去了。
  
  陳偉站了起來就是一陣狂笑。然後他給雯雯身上的大頭針都取下來,再給雯雯松了綁。抱進了臥室裏,給雯雯的傷口擦上了藥膏,包紮好以後。他就出去瘋狂去了。臨走時他怕雯雯跑了就把雯雯的雙手铐在了床頭,因爲雯雯的雙腳都是傷口,他也沒有綁上雯雯的雙腳。他想雯雯暫時也走不了路了。
  
  就這樣雯雯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腳和腿上的傷口都已經愈合了。陳偉叫雯雯辭掉了工作,在家好好的調養著身體。可雯雯的臉卻在一天一天的憔悴。又過了幾個星期,雯雯腳和腿上的傷都已經看不見以前被虐的痕迹了。雯雯也可以下床走路了。一天陳偉給雯雯的雙手反铐在背後,腳腕上還帶著陳偉新給雯雯買來的腳鐐。他扶著雯雯在房間裏走了一
  
  會,就叫雯雯坐在沙發上。對雯雯說:“那天你答應我的事也該做了吧。”雯雯還是沒精打采的說:“陳偉,你爲什幺要這樣對我。你娶了我以後,沒有和我發生性關系過,我現在還是處女呢。你只是一次次的虐待我。我真不明白,好,我既然上輩子欠你的,我就要還上。走吧,我和你去地窖。
  
  陳偉很興奮,他攙扶著雯雯向車庫走去。雯雯一邊走一邊想,又是一年的夏天了。想起來自己嫁給陳偉都快兩年了這兩年裏自己遭受了太大的打擊了。自己真的不知道還活下去不。到了車庫了,陳偉把車庫角落的一個鐵板打開,頓時一股臭氣從地下傳上來。陳偉打開了雯雯的腳鐐,然後抱起雯雯就朝著地窖下走去,地窖下很黑。只有幾盞微弱的燈還
  
  在亮著,地窖很深,走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到了最下邊。最下邊在這炎熱的夏天還會感覺很冷。聽陳偉說這以前是防空洞著,最後該成了地窖。最後陳偉把雯雯抱到了一根支撐屋頂的一個大柱子旁邊,他打開了雯雯的手铐,拿起了繩子,把雯雯的上身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又穿過了陰部最後在身後打上了死結。然後將雯雯的大腿.小腿.腳腕都綁成了8字形,再
  
  將整個身體固定在柱子上綁緊,他最後覺得不行,就又把雯雯的身體升高了一點,使雯雯只能用腳趾著地,支撐身體。最後他在雯雯的腳底下,兩只腳的腳趾前都放上了監視器,在雯雯的身前,和側面也都放上了架子,架子上也有監視器。這樣他即使不來看雯雯,也知道雯雯的表情和一舉一動。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隨時看雯雯雪白的雙腳。他臨走時對雯雯
  
  說每天吃飯的時候他都回來給雯雯送飯,每天晚上會押著雯雯去洗澡和方便。說完他就走了。
  
  雯雯看著這地窖只能感覺到寒冷與恐懼。房間所有的燈都照在雯雯的身體上,顯的周圍很黑,看不清任何東西。只感覺這地窖很寬闊。地窖裏很安靜,甚至能聽見自己呼吸的聲音。雯雯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回到房間的陳偉打開了監視器,這個監視器不大,也就只有十幾寸大小吧,但它能通過C縱看遍雯雯的整個身體。它還能停留在某一處放大,便于仔細地觀察。陳偉所停留的位置一般就是雯雯的臉和雙腳。看著雯雯的臉擺出一副很淒美的樣子,看著雯雯的腳趾一伸一縮的時候,陳偉都會很興奮。就這樣雯雯過上了被囚禁觀察的生活,像女體標本一樣的
  
  雯雯又不知道自己的命運該如何了。
  
  **故事寫到這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判處我們美麗的女主人公雯雯一死,可是她活著真的很慘。還不如一死了之了呢。我想了很多晚上,也不知道故事應該怎樣寫下去的好。**
  
  在一個炎熱的夏天的晚上,陳偉已經給雯雯洗完澡,吃了晚飯,還叫雯雯把一天的廢物都排泄了之後,把雯雯又綁回了地窖下邊去了。陳偉自己回到房間打開了監視器,他准備收看雯雯受瘙癢折磨的好戲。因爲在剛才把雯雯綁回地窖的時候,他故意在雯雯的手腳上.脖子臉上.陰部.乳房。都擦上了很吸引昆蟲的藥粉,但雯雯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是陳偉的
  
  實驗品了。已經要接近午夜了,陳偉知道好戲就要開始了。他拿來了酒和香煙,自己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自己的傑作。不一會房間四處開始有動靜了,一些叫人討厭的蟑螂開始爬向雯雯的身體了。它們有的從柱子向上爬,有的在雯雯的雙腳上向上爬。陳偉故意把雯雯的雙腳放的很大,便于自己仔細觀察和品位。只見有七.八只蟑螂在雯雯的腳趾上用自己的前
  
  腳向上抓,似乎想向上爬。雯雯那十根腳趾伸展開,上下的擺動想把蟑螂甩下去。可是數量太多了,有幾只已經爬到了腳腕子上,還再不斷地想上爬,要不是雯雯的兩只腳腕和腿被牢牢地綁著,我想那些蟑螂還真難在腿腳上爬上去。不過雯雯的腳趾的確甩掉了很多只蟑螂。她左腳的大腳趾下還有一只蟑螂被大腳趾踩了個半死,拼命的想掙紮出來,可是雯雯就是不擡腳趾放過它。陳偉看到這喝了一口酒嘴裏贊歎到“真是十只有用的腳趾啊!”看著雯雯腳趾不斷的團縮在一起,又猛地伸展開來。陳偉的大JJ真的有點忍不住了,他也很想變成一只蟑螂去品嘗一下雯雯的玉足啊!不知過了多久,雯雯的腳趾停止了掙紮。開始貼在一起,任由蟑螂的攀爬與品嘗。陳偉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就把視角想上拉,在看了看全身。原來在柱子上向上爬的蟑螂們已經都到達了指定地點了。雯雯的脖子上.乳房上.雙手上都已經爬滿了上百只可惡的蟑螂。他們放縱著自己的牙齒,在品位著雯雯身體上的香味。再看雯雯的陰道上爬著的蟑螂已經都拿起餐具去使用了。陳偉把視角轉向雯雯的
  
  臉上,雯雯正咬緊牙,做痛苦的掙紮。可是繩子綁得太緊,根本就不能掙紮。只能忍受著著蟑螂們的侵略。雯雯雙眼緊閉,頭高高地向側面揚起,臉上滲出了好多汗珠。陳偉又把視線轉移到了雯雯的雙腳上,還有好多蟑螂在向上爬,有的已經就地用餐了。它們把雯雯的雙腳咬得直冒紅珠,雯雯的雙腳始終是緊緊的貼在一起。就是不叫蟑螂能任意的放縱。不一會,房間的地面上已經擠滿了成百上千只蟑螂,但仔細看裏邊又不都是蟑螂,還有蜈蚣和蠍子什幺的。還有一些連筆者我都不認識的東西。這些昆蟲只是不停的向雯雯的身上爬去,最後停在那些被擦了藥粉的地方。幾個小時過去了,陳偉的酒也喝完了。在監視器裏邊的雯雯身上的昆蟲也有好多都吃飽了退去了。陳偉這時走進了地窖,解下了已經昏迷的雯雯。把她抱進了臥室了,給她身上擦了些藥。雯雯現在的身體是遍體鱗傷,尤其是那幾個擦過藥粉的地方,更是嚴重。在昏迷中的雯雯嘴裏還念叨著:“陳偉救我,救救我啊~~好多蟑螂呀~”陳偉對昏迷中的雯雯說:“沒有關系的,它們是不會傷害到你的,又不是咬死你。只是折磨你一下罷了。我要不是看你是我的妻子,我就在你身上塗滿藥粉。叫它們直到把你活活的咬死。可是我還不舍得呢。”擦完藥了以後,陳偉就叫雯雯在床上休息兩天。因爲被昆蟲咬過,擦藥後一天就會好的,不過被咬的地方是多了一點了。陳偉也只有叫雯雯恢複恢複體力,才好再去折磨。要是半死的人就沒有意思了。等雯雯徹底好了以後,陳偉又將雯雯綁回到了地窖裏。陳偉認爲自己作品很出色,有的時候自己情緒好了的時候。就叫自己的幾個兄弟和黑道上的同僚還有一些淫女們都來他家,坐在一起。陳偉早已經把藥粉擦在雯雯的幾個部位上了。他們坐在一起欣賞著雯雯受蟑螂撕咬時的場面。
  
  那幾個手下早就想好好拍拍老大的馬屁了,都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了。有的說老大你真厲害,對付女人真有一套。有的說老大你真有本事,可以找到這幺好的女囚爲咱們哥幾個助興表演。那幾個和陳偉輩份差不多的卻不那幺說。他們向陳偉**自己折磨女人的經驗。大家互相的交流經驗。有的說:“這個還不夠刺激。應該把她全身在連上電,一電蟑螂就死了,女人也會很爽的,但還不至于死。有的說:“應該加以裝修,再把腳用釘子釘在地上,這樣蟑螂爬起來就會很快,這樣太慢啊!”他們衆說紛纭。可誰都不知道畫面上的女子就是陳偉的妻子,誰也不知道正在畫面上受虐的人就在他們腳下呢。誰也不知道這是現場表演。到是那幾個淫女看的有些膽寒,發誓今晚之後馬上就離開這個城市,遠離這些虐待狂。
  
  客人都走光了,陳偉就只能又去地窖把演員雯雯抱回房間好好的治療一翻。
  
  一年又到了年底,陳偉不能再叫雯雯在地窖裏了,因爲冬天那裏就更冷了,會凍死雯雯的。他也想帶雯雯出去好好玩上幾天。他帶雯雯來到他在東北的城市,那裏有他的一間別墅。是在山上建到,也不知道是有了雯雯以後蓋的還是在不認識雯雯以前蓋得了。他和雯雯在那裏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其實是爲了跑路。因爲公安機關已經注意到他了,開始查他的帳。一個黑社會的人就是要天天作好跑路的准備。他帶雯雯來到這東北一是爲了跑路和遊玩,最主要的其實還是想借著這裏的自然條件好好的虐待一下雯雯。
  
  一天吃過早飯了以後,陳偉要帶雯雯去爬山。這裏的山很美,想詩中說的樣子一樣。再加上幾天的大雪把地面鋪到了沒腿的高度。陳偉看出來今天是個好機會,就給雯雯穿上了羽絨服和牛仔褲還有一雙皮靴子。看起來還有點怪傻的樣子,雯雯和小孩子一樣叫陳偉爲她穿。其實裏邊卻什幺也沒有穿,羽絨服下就是兩個潔白的乳房。牛仔褲下就是雯雯的陰部。而皮靴子下就是雯雯赤裸的雙腳了。在家裏他天天要用繩子綁著雯雯,那是他怕雯雯跑了。因爲雯雯早已經受夠了他的淫虐了。到了外邊他就只是給雯雯雙手反铐在背後。他們一大早就爬上了上,到了山頂也就是8點左右吧。這裏的空氣真是清新,比那都市
  
  裏的烏煙瘴氣不知道要強幾倍。他們倆坐在一個山頭上,這裏只是半山腰上的一片土地。再想向上爬,還有無邊無際的山呢。他們都累了,尤其是雯雯被反铐著雙手爬上來,已經是大汗淋漓了。
  
  休息了一會,陳偉叫雯雯把衣服都脫掉,他要開始工作了。雯雯雖然很冷,可是她的身體早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她一件一件地脫下自己身上僅有的幾件衣服,直到光著腳站在這厚可沒腿的大雪地裏,寒冷的溫度叫她一直不停的哆嗦。陳偉早就准備好了,他在自己的旅行袋裏拿出了鏟子,把一根大樹下的積雪都鏟走後,叫雯雯站到那裏去。然後五花大綁似的把雯雯從頭到腳地綁起來後。吊在了樹上,使雯雯的雙腳離地面有10厘米的距離吧。他叫雯雯叫他好老公,救救我。雯雯因爲冷,又被吊著雙腳離地,全身都又冷又疼,很是難受。“好老公,把我放下來吧。叫我腳踩地上吧。吊著我好難受啊!”陳偉淫笑道:“好,老公就幫幫你,叫你好受些。”隨後他用鏟子把積雪向雯雯的腳下灑去。一會雯雯的雙腳就能踩到一層厚厚的積雪了。雖然腳很冷,但是身體很舒服,不用吊著了。她對陳偉說:“你真是好老公。”陳偉說:“那叫我虐待會好不?”說著就在旁邊找來一根已經枯死的樹枝,在雯雯的屁股上和乳房上抽打了起來,抽的雯雯一叫一叫的真有點淫蕩的樣子。因爲雯雯腳上是有溫度的,不一會積雪就開始慢慢的融化和收縮了,使雯雯又只能用腳趾支撐自己的身體了。雯雯又跌聲跌氣地說:“老公,快再給我腳下放點雪呀,以前那些雪都融化掉了。我這可是你最喜歡的腳啊!你不會看著它難受吧!”陳偉說來也很聽話,馬上又給雯雯的腳下墊上了一層雪。(哎~雯雯叫陳偉折磨的還真有點淫蕩了,這真不像她的性格了。看來長久的淩辱一個人是會叫這個人變的。”)陳偉一邊抽著雯雯的屁股和乳房,一邊欣賞著雯雯放縱發淫的樣子。越看就越想好好的折磨一下雯雯。他把雯雯放了下來,把雯雯抱到他早已經挖好的一塊平地上,那裏已經沒有積雪,只有薄薄的一層冰。雯雯被綁著光著腳站到上邊以後。陳偉就用鏟子向雯雯的雙腳上灑的積雪,灑幾下,他就用腳用力的踩幾下積雪。使積雪更結實一些,一會雯雯下半身都已經被積雪覆蓋住了。陳偉還是沒有停,一直把雯雯的上半身都覆蓋好了以後,就只省下了雯雯的臉和頭發留在外邊。他給雯雯的頭發梳好,給雯雯帶上了一頂小花帽,看起來樣子蠻可愛的。他用相機給雯雯照了幾張像,可是雯雯就是不樂。(你也可以使使,被別人綁在雪堆裏。打扮成小醜你會不會笑呢)沒有辦法,陳偉只能將就著照了幾張。他對雯雯說不久這幾張照片就很有紀念意義了,雯雯一聽著急了“怎幺?你你要殺了我嗎?”“陳偉沮喪的說“我怎幺舍得殺了你呢。”陳偉拿出了午飯一口一口地餵著像雪人一樣的雯雯。慢慢地給她講了自己的難處。
  
  原來雯雯在地窖被虐待的那件事被邊境地區的一個老大知道了,那老大聽別人說雯雯的身體各處部位多好多美。心裏就有了想把雯雯占據的想法。他也看過了陳偉送給他的雯雯在地窖裏受蟑螂虐待的錄象,他非要陳偉把雯雯交給他。要不就叫陳偉的公司垮台,叫陳偉不得好死。陳偉也很害怕,畢竟自己的勢力不如人。他知道那個老大是個虐待狂。不知道有多少年輕漂亮的姑娘在他的刑虐中結束了生命。陳偉真怕雯雯落到他手裏,更不敢想象雯雯受極度虐待時的場面。陳偉在雪人前給雯雯跪下了。
  
  雯雯沒有怪陳偉,她怪陳偉也沒有用。自己是人家點名要的人,就只有認命了。她問陳偉什幺時候把自己送去。也想知道自己還有多長時間的壽命。陳偉說:“那老大有個習慣,就是把每個送過去的少女都要洗幹淨以後,放在一個很景致的箱子裏邊。把人制造成一個景致的“工藝品”。那個爲你量身定做的箱子還在運送的途中,估計最晚也就明天就到了,所以我明天就要失去你了,我真難過與後悔。”雯雯擡起頭仰望了一眼天空,天空是蔚藍的。可在雯雯的眼裏卻是黑暗的。
  
  晚上回到家,陳偉沒有綁雯雯,只是把雯雯攬在懷中,親吻著雯雯的玉體。陳偉准備了一桌子好菜,要和雯雯吃了這最後的晚餐。他們剛要吃,就聽見天空中有直升機的聲音。陳偉驚恐道:“壞了,他們已經來接你來了。”說完便趕忙出去迎接。近來了7個人,其中一個看出來是頭頭。近來就問:“人呢?”陳偉指了一下雯雯。那個頭頭從頭到腳看了雯雯一遍說:“果然不一樣,老大的眼力真是好。好了准備准備裝箱。”說完,上來兩個人就把雯雯架了起來。陳偉急忙說:“大哥,她是我的妻子。今天我做了她最愛吃的菜,就叫她吃完飯再走吧。”那個頭頭考慮了一下,最後允許雯雯在家吃上最後一次飯。雯雯坐在餐桌前,後邊有兩個保镖密切的關注著她的行動,惟恐她自殺,不好交代。雯雯眼含著淚水,一口一口地吃著陳偉爲她准備的晚餐。飯吃完了,兩個保镖把雯雯扒得一絲不挂,然後拖進了浴室,仔細地爲雯雯洗幹淨身上的每一處部位。那四個人去飛機上擡出了一個很長的木制箱子。看起來像棺材一樣可是比棺材要小的多,也就有座鍾那幺大小吧。又窄又短又薄的箱子被擡進了房間裏。四個保镖打開了箱子旁邊的幾個鎖頭,然後把箱子的蓋子拿下來。自己地檢查著箱子的一些構件。一會雯雯被擦幹淨抱了出來,一個男人叫她站在一個很幹淨的地方,開始爲她包裝起來,先是用一些紅色的繩子把雯雯的雙手反綁起來,再用另一條紅繩子綁起了雯雯的乳房,綁好後在雯雯的乳房前邊還挂上很多花帶。以作爲裝飾。然後用雙面膠在雯雯的肚臍眼下沾上了一個小紙牌,上邊寫著《夏婧雯24歲1級珍藏品》使雯雯看了感覺自己想是什幺貨物似的。然後用紅布將雯雯的嘴堵上了,又拿來一條紅布將雯雯的雙眼也蒙上。隨後他們開始裝飾雯雯的下體了,用兩條花帶塞進了雯雯的陰道,然後再分別把它們擺在雯雯的兩片陰唇上,再用雙面膠沾好。他們又有叁條紅色的細繩子將雯雯的大腿.小腿還有腳腕都緊緊的綁在了一起。最後他們把雯雯的兩根大腳趾也用細紅繩綁了起來。綁好後就可以裝箱了。兩個男子一個擡雯雯的兩個肩膀,一個擡雯雯的腿。把雯雯平躺的放在箱子裏,這個箱子裏有一個凹艚,是爲雯雯的叁圍量身定做的,雯雯一躺下那凹艚兩邊的沿就將雯雯的身體卡在裏邊了,使雯雯要是沒有人幫還真難以起來了。旁邊的四個男子馬上爲雯雯上最後的保險了。一個把雯雯的頭發擺好後,用箱子裏邊自帶的紅皮帶把雯雯的脖子綁好。又在乳房那裏拿出了另一個白皮帶把雯雯的
  
  乳房牢牢的固定在箱子裏。接下來的幾個人也都是這樣做的,最後雯雯的小腹.大腿.小腿.腳腕都叫他們四個綁好了。最後還把綁雯雯大腳趾剩余的繩子在木箱子下邊的一個孔裏穿過去,拉緊綁好。使雯雯兩個腳背繃的緊緊的。最後這四個人又最後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了以後,他們就把木箱的蓋子蓋好,用鎖頭把蓋子與箱子鎖好後,擡起來就上了飛機。飛機飛走了。陳偉眼睛裏好像也有些濕潤了,畢竟自己的妻子就要離開自己被別人向死裏虐待,自己的心裏還真不是個滋味
全文完




亚洲欧美卡通动漫另类丝袜